拉萨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大富科技连环并购华为背后的价格杀手

发布时间:2019-05-15 02:51:23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6家外资巨头,经一系列重组并购锐减至2家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增长趋缓的紧箍咒下,这是何等惨烈的淘汰之战。

6家外资巨头,经一系列重组并购锐减至2家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增长趋缓的紧箍咒下,这是何等惨烈的淘汰之战。

战事发生在射频领域,射频是移动通信基站的组成部分之一。幸存下来的一家叫康普(CommScope),另外一家叫波尔威(Powerwave)。

如今,这两个幸存者都不谋而合地将其中国业务交给了一家深圳公司。4月18日,创业板上市的大富科技()宣布收购康普中国子公司深圳弗雷;4月25日,大富科技又一鼓作气与美国波尔威签署战略协议,购买其苏州子公司的资产。

对于康普和波尔威来讲,这是优化供应链;对于大富科技来说,则是抢占市场份额的良机。5月5日,大富科技董事长兼总裁孙尚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外资公司在射频领域本钱太高,尤其在制造和设计环节不具竞争力,产业转移是大势所趋。

孙尚传以刚刚收购的深圳弗雷为例说,如果借助大富科技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将使其成本大幅下降。

大富收购逻辑

提高了市场份额,并打入连中兴、华为也无法有效进入的北美市场

深圳弗雷全称弗雷通信技术(深圳)有限公司,位于深圳南山区高新技术园。作为康普公司旗下制造资产之一,其主营业务是向康普提供射频滤波器和塔放产品。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2月31日,深圳弗雷总资产为2.16亿元,净资产为1.36亿元;而整个2011年,其实现4.72亿元营业收入,录得3572万元净利润。

根据协议,大富科技以约2600万美元的等值人民币,取得深圳弗雷100%股权。

深圳弗雷此前仅有装配业务,上游部件大量依靠外购,成本居高不下。孙尚传对表示,虽然深圳弗雷的产品主要销售给实际控制人康普公司,不愁销路,但高成本明显影响了康普的市场竞争力。

康普的竞争力不在制造,而是其在欧美市场的渠道能力和市场能力。孙尚传表示,出售深圳弗雷是康普优化供应链的重要之举。

孙尚传认为,对于双方来说,这都是一项双赢的交易,康普借此大幅下降了制造成本,而大富科技则借此成为康普公司的战略供应商,提高了市场份额,并打入连中兴、华为也无法有效进入的北美市场。

在类似的逻辑下,大富科技还吞下了另外一家主要外资射频企业波尔威的苏州子公司苏州飞创。不过,与对深圳弗雷的全资并购不同,大富科技采取的是购买苏州飞创有效资产并建立战略同盟的方式。把人员和生产设施买过来,同时波尔威把其在中国的OEM客户接口如诺西、阿朗等转给我们。孙尚传说。

据孙尚传泄漏,2011年,苏州飞创的营收范围约为15亿元。

根据大富科技2011年财报,去年其营业收入约为10亿元。一位投资界人士认为,深圳弗雷的4.72亿元,和苏州飞创的15亿元,为大富科技今后的营收增长带来了难得的想象空间,大富科技的当务之急是尽快完成交易,发挥新业务与原有业务的协同效应。

成本杀手

三到五年内,康普、波尔威势必退出制造环节

我从2008年就开始斟酌这件事情了。谈及对深圳弗雷和苏州飞创的连环交易,孙尚传表示,由于全球通讯装备市场投资的天花板效应,和主要通信装备商的并购重组,射频市场竞争剧烈,国外厂商面临巨大的本钱压力,纷纭吞并整合。

在2004年之前,全球射频市场主要为外资厂商占据,当时的6家主要供应商为康普、波尔威、瑞美、飞创、弗雷、安德鲁。安德鲁于2004年收购了弗雷,康普又在2008年收购了安德鲁。波尔威则在2005年收购了瑞美,并在2006年收购了飞创。因而,康普和波尔威成为大浪淘沙下的幸存者。

截至目前,这种整合趋势并没有停止。2011年,凯雷团体以39亿美元的代价完成对康普公司的并购。有消息称,凯雷对波尔威亦虎视眈眈。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则借助成本优势以及华为、中兴等本土电信设备商的采购,而异军突起,出现了大富科技、武汉凡谷()、摩比()等一系列本钱杀手。

据孙尚传透露,2007年,大富科技刚与华为合作时,华为射频产品的采购成本平均价高达数千元/件,现在已经下降到几百元。2011年来自华为的采购约占大富科技销售额53%。

这多少有点类似于中兴、华为在全球电信系统设备市场的故事。十年前或者把镜头拉得更早些,电信设备市场是外资厂商的天下。后来,这两家中国企业杀将进来,于是:北电破产了,阿尔卡特与朗讯、诺基亚与西门子不得不抱团取暖,且各自在重组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遭受亏损梦魇。截至目前,在全球电信设备市场,华为已坐二望一,仅次于爱立信;中兴也进入全球前五。

在此进程中,中兴、华为与其背后的本土供应链相辅相成,一方面,大富科技等上游企业一再降低的配件本钱,为中兴、华为的低价绞杀提供了武器;另一方面,大富科技等也借此获得不断庞大的销售渠道,在射频市场给外资厂商带来无可回避的成本压力。

三到五年内,康普、波尔威势必退出制造环节,他们善于的是中国企业并不擅长的欧美渠道和市场功能。孙尚传预测。

产能扩张的后手

不仅是买过来的问题,还要消化吸收

这也是孙尚传从2008年就考虑接盘康普、波尔威相关制造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富的原因。这个欲望之所以在4年之后才付诸实施,除了谈判的因素,大富科技在进行产能上的准备根据前文提及的数据,深圳弗雷和苏州飞创的合计产能规模约为大富科技的2倍。

不仅是买过来的问题,还要消化吸收。孙尚传说。

而在等待与准备的四年中,大富科技于2010年在创业板成功上市,募集资金总额19.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18.7亿元,与预计召募资金相比,超募10.7亿元。

这为大富科技的产能扩张创造了条件。据孙尚传泄漏,大富科技的厂房面积由上市前的4万平方米扩充到16万平方米。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大富科技的研发投入增加、高水平管理人才储备、房租租金提高等导致的管理费用支出骤增。

根据大富科技2011年年报,其管理费用从2010年的8297万元增加到2011年的1.89亿元,大幅增长了127.48%。

用孙尚传的话来讲,这就是大富科技的投入在先、产出在后策略。但这一策略在短期内带来的却是公司盈利能力的大幅下滑。2011财年,大富科技实现营业收入9.895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14.68%。但由于产能扩充带来的管理费用激增,其利润总额却由上一年的2.95亿元下滑到2011年的2.21亿元,下滑幅度为25.07%。

去年,大富科技的产能利用率只有四分之一。孙尚传向泄漏,产能利用不足的原因,一方面是为承接外资厂商业务而提早储备的产能尚未释放,另一方面是大客户华为的新一届董事会采取的去库存策略,导致下半年采购量萎缩,两方面的因素导致叠加效应。

孙尚传表示,2012年,制约产能利用率的这两个因素都将不复存在,华为和爱立信将因4G/ LTE的成熟而继续高速增长;如果整合顺利,深圳弗雷和苏州飞创带来的新增产能很快就可以释放。

痛经食疗吃什么好
月经不调推迟喝什么好
月经不调日常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