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内部人就能在国家博物馆办婚宴吗0

发布时间:2019-07-12 22:19:28 编辑:笔名

“内部人”就能在国家博物馆办婚宴吗?

10月15日,在国博5层宴会厅举办的私人婚礼引发了社会颇多争议,国家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对新人是国博的双职工,不存在市场化操作的问题。那么,内部人就能如此使用公共资源吗?  国家博物馆被曝有私人办婚礼国家博物馆5层摆放着一对新人的照片,一场私人婚礼在此举行。  “观众免进”的国博5层  市民爆料称,15日在国家博物馆5层(顶层)有人举办婚礼。  下午1时许,国家博物馆大厅内,多名工作人员对婚礼的事情表示不知情,“国家博物馆只有4层,并没有5层。”博物馆多个电梯内显示的层是4层。多数人表示,博物馆是用来展览的,“怎么可能会举办婚礼呢?”  中央大厅的一名工作人员见到打听5层的位置,询问做什么。听到说“参加婚礼”,该工作人员才指向中央大厅通往南楼通道旁的一个观光电梯。该电梯门口刚好有两人在等电梯,见到有人上前,就告诉说:“观众不能进这里。”  这部电梯直接通往5层,电梯门口无婚礼介绍牌。 详细》  国家博物馆回应:举办婚礼者为国博双职工  国家博物馆相关负责人16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国博15日中午确实举办了一场内部员工的婚宴,婚宴没有婚车,没有请婚庆公司举行仪式,只有少部分新人亲朋和同事参加,13时左右结束。   这位负责人介绍说,婚礼地点在国博顶层5层,通常用来举办活动,并非对外展厅,9月这里曾举办过亚洲博物馆论坛。15日参加婚宴的客人到达国博后,都是直接乘电梯抵达五层餐厅,电梯内也未设任何指示牌,没有影响观众正常参观。   婚礼当事人表示,国博并未收取场地租金,连工作人员的劳务费用都没有收取,只收取了午宴的成本费用,且目前尚未结清,不可能是传闻中的25万元。他们只是国博的普通员工,承担不起如此高额的费用。   国家博物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对新人是国博的双职工,在信息络部工作,因为非常喜爱博物馆的文化氛围,曾多次向领导申请,想在自己工作多年的地方举办一个婚礼。馆领导研究后,决定在不影响观众参观的前提下,允许他们在顶层餐厅举办婚宴,但不能大办,不能请婚庆公司,只是请亲朋好友吃饭,不存在市场化操作的问题。 详细》[1][2][3][4]下一页“内部人”就能在国家博物馆办婚宴吗?  国家博物馆是一处重要的公共文化设施,其首要属性即是公共性。这种公共性,具体体现在普遍、均等以及非营利性上。国家用纳税人的钱建起国家博物馆,旨在满足大多数人的文化需求,服务全体国民的公共利益。因此,只要与公共利益无关,任何私人、那怕是“内部人”,也不该随意办婚宴。  与一般民众一样,“内部人”并不必然具有支配公共文化资源的特殊权力,更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随意搭便车。恰恰相反,“内部人”理当比一般人更能深刻地体会到国博的公共性、公益性,从而克制自己的行为,不去以私害公,将婚宴这样的个人私事放置在国博这样的公共文化平台之上。 详细》  国博只优惠职工也是公产私用  婚礼当事人也表示,国博没有收取任何场地租金,甚至连工作人员的劳务费都没有收取,只收取了宴席的成本费用。这些陈述如果属实,足以证明国博没有操作市场化的婚礼,更没有因此盈利。面对传闻,国博负责人和职工积极回应,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公众对于公共资源寻租的担忧。但是,仅凭这些解释却又不能回答公众的疑问,为什么内部职工可以在如此优雅的环境中举行低价婚礼,而外人却不行?  当然,国博负责人严守底线,没有把自己所掌握的公共文化资源投向市场,谋求财政拨款之外的部门利益。他们只不过因为内部职工“非常喜爱博物馆的文化氛围”,就批准了一场低调的婚礼。如果参加婚礼的都是国博职工,那么把这场婚礼理解为一场特殊的午宴也未尝不可,毕竟机关事业单位的职工餐厅原本就是为职工就餐提供方便的,是国家财政对公职人员的一种福利。而事实上,来餐厅参加婚礼并享受福利的也有新人的亲朋好友,可以说通常婚礼该来的都来了,该有的都有了。这场婚礼的主办者没有婚庆公司,却胜过婚庆公司。  在的地段和的氛围中举办婚礼,这会让很多人艳羡。那么,他们能否也像这对内部职工那样给国博负责人写个申请,表达一下自己对国博的喜爱之情,然后获得举办廉价婚礼的资格呢?答案显然是“不可能”。事实上,能否在国博举办婚礼,与新人是否喜爱国博并无关系,而完全取决于国博管理者的认识和态度。在国博管理者看来,挂“国字号”牌子的国博仍然是“我们的地盘”,国博职工使用国博资源合情合理,而外人无权使用。 详细》前一页[1][2][3][4]下一页殿堂对商业活动应有“免疫力”  实际上,国博只是步了其它殿堂“涉商”的后尘。近年来,人民大会堂屡被用于商业推广活动,故宫修建了私人会所,LV(路易·威登)在国家博物馆办了展览……就此,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严肃质问,“试问那个品牌可以在华盛顿的国会大厦竖起广告牌?巴黎的卢浮宫会有老板的私人会所吗?那位娱乐明星可以在哈佛、牛津的学术大讲堂里推销自己?”  笔者并不赞成人为制造太多只具象征意义的殿堂,也不太赞成对商业活动随意设限,但像那些拥有丰富人文底蕴,代表国家尊严形象的殿堂,理应对商业活动保持足够的“免疫力”。一份调查显示,高达57.0%的人认为商业活动进入殿堂“会使民族文化失去崇高感”。   窃以为,对时下殿堂愈演愈烈的商业化现象,一应明确殿堂范畴,二应制定更为明晰的商业“禁令”,三应着重打造方便和激励公众传承文化的良好氛围。总之,就是给殿堂隔绝商业的机制带上“高压电”,“逼”着国博殿堂从商业化的不务正业,回归于传承文化功能的本位。 详细》  希望国家博物馆耐得住寂寞  我们并不希望所有的文化机构都“养在深闺无人识”,这是对文化资源的浪费。特别是一些公共文化场所,应该想办法聚人气吸人流,也可以进行市场化运作。但要看到,文化有其自身特性,不是所有的文化机构都具有大众性,不是所有的文化场馆都能拥有大量人气。博物馆、图书馆这样的机构,属性决定其必然“曲高和寡”,不可能与财富结太多的“缘”。可现在的一些文化场馆却并不这样,包括一些博物馆,很为人气不足而急,很为财气不旺而愁。  我们不希望国家博物馆这样的机构孤芳自赏,但也不希望这样的机构沾满铜臭。无论国博是不是提供对外出租场地办婚礼,公众关心国博的一举一动,是因为担心它耐不住寂寞,扎进功利的怀抱。国博还是把关注当关心吧,给国人传递文化信心。 详细》前一页[1][2][3][4]下一页国博馆办婚礼,谁的小算盘  随着文化体制改革步子不断推进,很多原本封闭的文化场所开始向公众开放,许多养在深闺的文物让老百姓分享,这当然是好事。但是开放不等于放开,甚至可以如此“放开”手脚,让一场个人婚礼摆进国家博物馆的顶层,这让身在它底层的中华古老文化和中外观光游客情何以堪,它是在亵渎文化。  博物馆是用来展览的,“怎么可能会举办婚礼呢?”电梯不到5层,外人找不到进5楼的门,就连多名工作人员对本馆有5层并举办婚礼之事都不知情,可见主办者内心是有所顾忌的,只是在悄悄试水国博商业化运作;只是事情败露,用馆内职工非常喜欢博物馆的文化氛围,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举办一个婚礼的借口来掩盖事实。这么好的场馆谁不喜欢?许多人都非常喜欢天安门,莫非就可以花钱上天安门城楼举办婚宴? 详细》  国家博物馆岂容婚礼“撒野”  故宫的会馆,国博的宴会,是“全民搭台,部门赚钱”的典型,除非其经营所得全额交予国库,然而国库不会接受这样的款项,否则岂不就认同了其不务正业?今年1至8月全国财政收入7.4万亿元,同比增长30.9%,全年突破10万亿元不在话下,在这样的语境下,断不会有人说中央财政养不起这样一个博物馆。看来只是文化部的一个“三公”简介,根本看不出国博和故宫的财务真面目,它们都有义务向全国人民公开账目。  事实上,再尖锐、逼真的曝光和追问,都引不来有关方面的行动,这才是的悲剧所在。不知道“捂字诀”要延续到何时,而“捂”显然又不是合理选择,那么眼下人们期待的,就是有关方面端正对国家和人民的态度,把问题搞个水落石出。 详细》  民调显示近七成青年反对商业活动进入殿堂  调查显示,对于殿堂商业活动泛滥的情况,30.9%的人认为原因是“政府监管不力”;22.4%的人认为原因是“没有设立对这些地方的准入门槛”;18.4%的人将原因归结为“这些单位的经管者没有品位和格调”。  在公众眼中,当今中国有那些地方不容金钱和利益亵渎?调查中,“人民大会堂”排在首位(71.1%),其次是“烈士陵园”(67.7%),第三是“故宫”(63.7%)。  接下来的排序为:“革命军事博物馆”(60.3%)、“国家博物馆”(59.9%)、“毛泽东、孙中山、周恩来等伟人故居”(53.7%)、“宗教圣地”(49.6%)、“北大、清华的大讲堂等”(49.6%)、“国家图书馆”(40.4%)等。 详细》

前一页[1][2][3][4]

积分商城系统
开淘宝店还是有赞微商城
什么是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