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将未成年人保护工作进行到底

发布时间:2019-08-23 21:03:57 编辑:笔名

核心提示:在海淀法院未审庭庭长游涛看来,孩子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是家庭的希望,做未成年人的保护工作,实际上是在做维护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的工作。

日前,在北京市海淀区综治委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专项组、区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召开的2014年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与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工作会上,海淀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被评为 201 年度海淀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先进集体 ,这也是海淀法院未审庭连续26年获得这一荣誉。

在海淀法院未审庭庭长游涛看来,孩子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是家庭的希望,做未成年人的保护工作,实际上是在做维护家庭稳定和社会和谐的工作。在他眼里,海淀法院未审庭有着非常好的优良传统,一批批未审庭法官们将这些传统传承。

我做庭长的这些时间,很多次都被他们的工作所感动。这不仅是充满爱心的集体,同时也是创新型和学习型集体。 游涛对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说。

潜移默化的爱和责任

从1987年9月成立 少年刑事审判组 ,到2012年12月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作为独立的庭室运行,海淀法院在未成年人保护工作中做了很多努力。游涛告诉记者,以尚秀云为代表的老一辈法官为少年庭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还有一批年轻的法官逐渐加入到这个集体中来。尽管人员一直在变动,但是25年来形成的优良传统,被很好地传承了下来。

我们主要做的是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所以需要给予孩子们很大的关爱,尽最大可能挽救他们。未审庭传承下来的精神气质,就是要把这种关爱融入到每个人的血液中,这是一个非常有爱心的集体。 游涛说。

寓教于审、惩教结合 是海淀法院未审庭始终坚持的工作原则。一手抓审判,一手抓帮教,以审判促帮教,寓帮教于审判,帮教责任与审判职责并肩而重。 在帮教中司法 是海淀法院的少年司法模式,而贯穿于其中的,正是法官心中对孩子满满的关爱。

作为有着十几年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经验的 老人 ,未审庭法官王丽娟告诉记者,与审理一般的案件相比,审理未成年人案件首先必须要有爱心和责任感。 很多犯了错的孩子都是正处在成长期,主观恶性比较小,可塑性非常强。如果通过我们的关爱和帮助能够使他们变得更好,那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除了在审判过程中倾注了对未成年人的关爱,未审庭的法官们对孩子们的跟踪和帮教一点都不含糊。做家长的思想教育工作、为孩子联系学校、定期与孩子进行沟通、帮助孩子解决各种困难 出于对孩子的责任感,法官们已经将这些变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提起法官们的这些举动,游涛连连称赞: 说实话,他们做的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作为法官的本职工作范围,但是出于爱心和责任心,他们已经把做这些事当成了自觉自愿的日常性的工作,这让我非常感动。

2012年2月,海淀法院未审庭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签订 涉诉困境未成年人救助项目 ,建立专项救助基金。201 年更是争取到市财政拨款获得司法救助专项资金,在全国法院首次实现了政府和慈善互促共进完成司法救助工作的先进模式。至今共救助少年45名,通过集体回访形式帮教救助失足少年2000余人次。

如今,海淀法院未审庭依法判处的刑事被告人中,50多人考上了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在内的院校, 人考上了研究生,2人出国留学深造,非监禁刑的未成年人犯的重新犯罪率低于0.8%,少年法庭也实现了26年无一信访案。

王丽娟说,在海淀法院未审庭这个集体中,对孩子的爱和责任通过传帮带的形式,在日常工作中一点一滴、潜移默化地被传承了下来。 爱就像是春雨一样,无声无息地渗透到了每一名未审庭法官的工作中,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使孩子能够走上正路,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有困难大家一起来解决

在海淀法院未审庭这个由12人组成的集体中,有10人都是40岁以下的年轻法官,张莹就是其中之一。她告诉记者,在未审庭工作的每一天,都能感受到整个集体的 和活力。 我们年轻法官,需要多从前辈那里学习经验。未审庭会给我们提供很多学习和培训的机会,大家也会时常聚在一起讨论和交流,非常团结友爱。

201 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新《刑事诉讼法》将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诉讼程序 作为特别程序独立成章,将 合适成年人到场制度 等一系列多年来的司法改革成果吸纳进来。但很多制度规范较为抽象,没有先例可循。

为帮助法官们更好地理解法律法规,为践行和探索少年司法改革创造条件、统一思想,未审庭连续举办七期 少年司法讲堂 ,将李玫瑾、宋英辉、魏久明、孙云晓等知名学者请上讲堂,引入先进理念,积累少年司法工作理论基础;将方芳、赵德云、杨跃进等上级法院专家、领导请上讲台,让干警们明晰新刑诉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立法背景、内涵和少年司法改革方向以及全国和北京市各级法院未审庭各具特色、创造性的工作举措,以确保正确司法,明确少年司法改革方向。

在王丽娟看来,未审庭是个 年轻 的 老集体 ,尽管有着26年的未成年人案件审判经验,但是在法官的日常工作中仍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

她向记者讲述了一件令她印象深刻的 难事 :一个外地的孩子,被从轻判了短期徒刑,为了帮助孩子更好地回归社会,法官决定为他买火车票送他回家。却发现他是黑户,无法购买火车票。

为了给孩子买火车票,法官们想尽了办法。公安局、火车站、驻京办事处,连续几天到各个部门说情况、想对策。最终,经过多方努力,他们终于将孩子送上了开往家乡的火车。

不管是哪个法官,只要遇到了困难,大家一定会集体商量,想办法解决。而且都是自发地去做这些事,相互帮助,非常团结。 王丽娟说。但她也表示,做未成年人保护工作非常辛苦,除了要做很多审判之外的工作,还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困难,甚至还遭到外人的不理解。

尤其是最初那几年,年底统计工作量的时候,别的庭室结案数非常高,我们却只有两三百件。不做未成年人案件就很难理解到我们在背后做了多少工作,也只有我们自己才知道其中的不易。 提起旁人的不解,王丽娟说, 工作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遇困难,大家也都尽心尽力去解决,但仍然会觉得有太艰难的时候。但又有对孩子的那份责任心,就像是无形的动力一样,推动着大家一直向前,直到看到孩子真的变好才放心。

在经验中不断创新

创新,是海淀法院未审庭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 最近几年国家对少年司法越来越重视,我们每年都在积极探索更加适合未成年人案件的审判模式,这不仅是为了更好地开展审判工作,更是为了更好地帮助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游涛说。

长期审判实践证实,未成年人犯罪与其家庭监护缺失、父母教育方式不当密切相关。201 年,海淀法院在全国率先开设 亲职教育课堂 ,希望能落实父母作为监护人承担强制性法律责任,进而推动家庭教育立法。同年6月7日, 亲职教育课堂 首次开讲;8月2日,首次将授课对象扩大到不起诉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并邀请人大代表参加,并在8月、9月开展 亲职教育进社区、进校园 活动,进行预防性亲职教育讲座。

201 年7月,海淀法院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达成共建协议并展开合作,首创了对每一名未成年被告人开展审前再犯风险心理评估。由评估小组设计《少年违法犯罪心理评估问卷》,从情感、社会性、性格、观念、能力等方面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全面评估,分析其人格类型,以此考察其再犯风险性,根据评估结果对被告人进行疏导,并向法官提供有针对性的帮教建议。

张莹说,像 亲职教育活动 审前再犯风险心理评估 这样的创新活动,未审庭的法官们一直在不断尝试。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少年司法还不够完备,海淀法院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在未成年人案件审判中的创新尝试。

很多未成年人个子小,站在法庭上甚至还没有被告席的台子高。我们考虑到这个情况,也为了减少他们的恐惧心理,在院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对法庭进行了改革,从法台颜色到被告席样式,都进行了较大的改革。 张莹说, 尽管经过实践证明这些探索都是正确的,但当时很多举措都是冒了风险的。未审人始终坚信,凡是对孩子有利的事情,只要是法律没有明文禁止的,都可以去探索。

京都儿童会员中心 怎么样
乌兰察布整形美容哪家医院好
黄冈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