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开心网上难开心企业员工被偷走

发布时间:2019-05-15 02:03:43 编辑:笔名

新华甘肃频道消息  白天做白领,夜晚当“小偷”;每天个打开的页是开心,虚拟财富值成为同事们比拼的谈资,这是以开心为代表的SNS(社交站)席卷全国后,许多络玩家乐此不疲的生活状态。

与之火爆相反的是,近一股反开心的浪潮开始蔓延:全国数百家企业加入了“反庐舍联盟”,将开心作为主要打击的对象,员工频繁上开心,有可能被裁员。身处这场博弈中的人难免困惑:如此“开心”对不对?

开心种菜游戏

大量白领为“开心”奋斗

从去年以来,复制美国交友站FACEBOOK的开心(),凭借“朋友买卖”“争车位”等小游戏在短时期内汇集大量人气,同时将即时聊天、博客等功能进行延伸,成为国内社交(SNS)领域中的1匹黑马,在互联中大出风头。

SNS的全称为“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即社会性络服务,俗称“社交络”,也就是通过熟人认识熟人、不断扩张交际圈子的新手段。“开心”“海内”及“校内”都是SNS的典型代表。

“开心”的“病毒式”传播威力无穷。它以“实名交友”为基础,让站中的一切交换都变成了熟人之间的互动,从而形成了一个个迅速扩大、受人追捧的虚拟社区。开心的热潮从北京、上海辐射全国,“今天你开心了吗”成为媒体人、体育明星、白领们的必修课。

在海口,很多媒体从业人员每天都在“开心”中打拼,约请认识的、不认识的参与游戏,以此广积人脉。一位在湖南工作的媒体朋友也告诉,她所在的频道里,大约有70%的员工都在玩开心,其中不乏一些老总级人物。大家每天见面必谈“偷菜”“抢车位”,外出采访时,也不忘打让人帮忙“收菜”。

小张是海口一家影视公司的员工,自从被朋友邀请玩开心后,本来就是汽车发烧友的他,从此每天早起件事就是上“争车位”,期待在上过一把买跑车的瘾,几次玩得差点迟到。

固然,仅靠这些小游戏明显不能维持长久的人气。据中国青年报报导,随着人们对“买房”“买车”这些组件兴趣的下降,民的“开心病”似乎有所好转,但开心自5月16日的举办“悦活种植大赛”,又让开心迷病入膏肓。活动开始后,两天里交换群成员便升至16万余人。

4月28日,友孙女士发帖倡议在开心上为纪念“5·12”汶川大地震种菊花,引发了数十万友的强烈共鸣,截至5月11日17时,此帖仅在开心站内就被转贴超过43万次,浏览超过148万次,浏览人次、留言人数不计其数。5月12日,开心上果然“菊花”一片,蔚为壮观地向人们展示SNS站所向的魅力。

5月下旬,开心()以涉嫌不正当竞争状告千橡互动旗下的开心(),引起舆论大哗。虽然这场诉讼终结果还不得而知,但很多人都认为,这将是新一波另类宣传攻势的展开。

企业:SNS站与我们争抢员工

据络厂商坚信服公司的调查显示,在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开心”在企业局域的被访问量排名中已位居前列。应该说,都市白领每天都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然而为了玩开心他们竟可以不辞劳苦、起早贪黑,甚至上闹钟半夜起床“偷菜”,这份动力令很多企业老总惊讶。

但这毕竟是一项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的社交游戏。在“争车位”游戏中,一些级的玩家仅主要小号(马甲)就有20多个,每天为了挪车位登录20多个主要小号账户就需要近一个小时,玩上了便欲罢不能。“连续半个月,我专门在清晨六点去洗劫好友的菜园。如果不能上,真是心慌手痒。” 友panova说,偷菜已明显影响到她的工作,“坐办公桌前就好想睡。”

为了避免员工在上班时间分神,从去年8月底开始,许多公司开始“封杀”开心、校内、Facebook等SNS类社区站,有的在路由器、防火墙上把开心的址列入黑名单,让局域中的任何人都无法访问到开心的站。有的则把制止登陆SNS站写入员工守则,以正告、罚款、甚至解雇等手段加以约束。

在海南一家大型企业上班的小黄告诉,她所在的公司有员工在上班期间登陆开心,被公司监测系统查获,一次性扣了500元薪水。

厦门一家互联公司裁掉了一名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缘由是这名中层上开心太频繁,致使带队不利。

上海一家外资企业的负责人金小姐也泄漏,今年1月公司刚刚开除了1名屡教不改的“开心迷”。“他的精力不集中致使上传数据等小错误不断,大大影响了小组的考核绩效,导致同事怨声不断。我们劝过,但效果不好,只能开除了。”

“反庐舍联盟”:切莫在开心中虚度光阴

当越来越多的公司意识到开心在与他们“争抢”员工时,这样的个体声音会聚成了集体浪潮。“反庐舍联盟”便是其中表现为突出的组织。

庐舍,英文LOSER(失败者)的谐音。“反庐舍联盟”的发起人黄相如是八匹马传媒的总经理,他解释“络失败者”是指每天在上耗费2小时以上工作时间,沉迷游戏和论坛等,得过且过,效力低下的上班族。

“不是特别针对开心,但开心占用了员工太多的工作时间。” 黄相如表示,他对开心研究了很久,他觉得这类站就是抓住了人的惰性和爱玩的天性。

智联针对“开心风行”曾发起了一个调查。调查显示:上班时间员工的互联行为大约只有十分之一的内容与工作相干,也就是说90%的时间员工在干与工作无关的事情。

“反庐舍联盟”号令公司对内部员工进行教育和警示,从4月19日联盟成立以来已经有数百家企业加入,其中不乏全国知名的大型企业。但反庐舍同盟的行为遭到不少白领的质疑。他们认为,开心是每天工作之余放松的工具。“收菜、移车一般都是12个小时才弄一次,其实不要求一直待在上,哪能影响工作呢?”

黄相如坚持认为,员工沉迷于络游戏中,若构成习惯,工作效率、工作积极性势必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在络中消耗的无用时间,更会将自己的职业前程葬送。不过,对企业开除频繁玩开心的员工,黄相如持保留态度:“是员工没有创作力,还是公司没有承受力?公司也该检讨:是什么让员工丧失了工作的积极性?”

业内专家也表示,企业不应当忽视员工减压交友的现实需求,应给予更多人文关怀,而不是一味地打击和制止。除了通过技术加以控制外,企业还需要对员工的上行为进行合理的引导。企业的管理者应该明确告诉员工,员工用着公司的电脑、领着老板的工资,不应该在上班时间“娱乐”。相信绝大多数员工也很清楚这个道理。只有通过正确的引导并辅以公道的管控,企业的办公室才能避免沦为休闲文娱的场所。

中国心理协会会员、注册心理师王星波是较早关注“开心”的心理学家之一。他认为,“开心”满足了人们在现实交往中的多种心理需求,如交友、集体游戏、释放压力等,类似于QQ或游,是缓解生存焦虑的有效方法。”但是,开心所培植的自恋、自尊、乐趣毕竟是虚幻的,容易挫败人们处理现实的能力。“也可以说,‘开心’屏蔽现实的代价可能是玩家终被现实所拒绝。”王星波说,他建议玩家们“好自为之,适可而止”。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
月经后期吃什么食物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