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海蓝小说左手右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51:14 编辑:笔名

关于婚姻和家庭的有些感触,长山婶比一般人都有更深刻的认识,在与身边的年轻人讲起这方面的道理时,她总能把当事人劝得心服口服,于是私下有人便送给长山婶一个很有喻义的称呼——牵手观音。    长山婶这辈子介绍成功许多婚姻,她还把丈夫赠送给了自己的情敌,所以人们管她叫“牵手观音”一点都不过份。    “长山婶”这个称呼其实就是她自己封的,因为她经常与身边的人讲述长山叔的事情,开口闭口之间,她总是说你们长山叔怎样怎样,后来人们就直接管她叫起了长山婶,其实她的真实名字叫刘月华。    早年的时候,长山婶的身份是村里民事调节委员会的小组长,这其实就是个虚职,把这样一个恰当的身份任命到长山婶身上是因为有些事情她做在了前面,于是当村里要设立民事调节小组时,有人就想到了她。    五千多人的村镇,确实得需要有位象长山婶这样热心肠的人,人们聚集在一起就总能闹出一些小矛盾,那就需要有个明白人过来劝解几句,长山婶就是靠山乡的这个明白人。长山婶为人处事特别热情,初她在乡团委任干事那会就替许多年轻人做了红娘,而那些人成家之后就总有些矛盾会引起她的注意,而她擅长的也是替那些人调节夫妻关系,至于邻里间闹个小矛盾,很多人也都愿意找她来当个见证人。长山婶平易近人,有些时候几个当事人把她找过来,就是想让她从中主持个公道,使中间那个矛盾来个彻底的了断,而矛盾的彼此之间也都希望对方不再返悔。长山婶也乐意做这样的事情,送个顺水人情,既化解了邻里间纠葛,也是她的心愿,她认为这也是积德行善的事情。每次长山婶过来之后,基本还没有等到她开口,中间那个矛盾其实已经化解开了,于是那些当事人便都能主动的让上一步,大家相互的自嘲一句,彼此也就凉解了对方,但这个过程一定要有长山婶在场,似乎她就具有那个化解矛盾的催化做用。    在劝解那些小夫妻吵架时,长山婶经常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讲述一遍,然后再恰当的开导几句,也就是互相的劝一劝,中间那个小矛盾也就讲开了,小夫妻基本都能感受到彼此走到一起不容易,于是两个人就都能互相的忍让一步,多理解一下对方,少生点闲气,一个家庭可能从此就会变得和睦起来。    早年的时候,我和你们长山叔那就是好朋友。长山婶的故事基本这样就讲了起来,说男女之间总得有个人主动的去追求对方,我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是我主动追求的他。    男女之间相爱追求的实质是什么?那就是要让对方能够真正的感受到幸福,没有这样的心胸和想法,那你什么都做不好。长山婶讲述的道理由浅入深非常管用,有时候她还会陪着两个当事人掉下几滴泪水,于是经过她的开导,或者就是由于她那开朗性格的感染,当事人很快便能感悟到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    长山婶就是这样开导的别人,对于自己她也是这样开导的。    早年那会,你们长山叔刚从大学毕业,那是我爹先看好了他,于是就高薪把他招聘了进来。当时中间有句话也怪我爹没和他讲清楚,那中间有个条件总得和人家讲上那么一句,总得让他先有个心理准备。我爹的意思就是看好了他是个有发展前途的青年,他觉得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长山自然就会和我产生感情,我那会也是这样认为的,他长山不给谁面子那他也不能小瞧了我爹,于是在长山面前我始终都没有放下自己这个大小姐任性的身份,我总觉得他长山不应当也不可能就看不起我,没想到就是那段时间,他就和乡里财务科的小潘好上了。    说句实在话,长山和他二婶确实就是天生的一对。长山婶每次讲到这里,她自己都会先淡淡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一下,说那会也怪我太看重自己的感受,长山和小潘谈起了恋爱,整个乡政府的人基本都看了出来,可我那会就知道在暗中生气,于是稀里糊涂中我就参和了进去,结果我们三个人后来在感情方面都遭受到严重的挫伤。    长山婶嘴里讲的这个“他二婶”,就是长山叔后来的妻子,也就是她说的那个财务科的小潘。当时长山叔和小潘已经谈起了恋爱,而长山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情况似乎已经不可挽回,他们俩成双入对的进出乡政府,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当时任乡党委书记的也就是长山婶的父亲,他当即就去找小潘谈了一次话,有几句话还说得有些过重,但这是后来才传扬出来的,就是党委书记说小潘是第三者插足,破坏了他女儿的婚姻。    那会小潘还很年轻,党委书记的几句话便把她给唬住了,她当既就对党委书记下了保证,说以后再也不与长山接近,还主动的说要调离开这里,转到别的单位去工作。    与小潘谈话的同时,便有两位党委成员找到长山,意思就是要找他谈话,让他尽快的提高认识,并且还把问题的严重性暗示给了他。谈话的地点就在长山婶的家,就是在她爹替她早就准备好的新房那里。其实那会长山婶还有些拿不准主意,父亲握有实权,家里的条件非常好,女孩子在嫁人这件事情上自然就要慎重一些,可她确实又舍不得长山叔。当时长山婶已经知道了长山的情况,她暗中非常着急,并且和父亲表了态,说非长山不嫁,于是就在那个错误的时间,促成了那个错误的婚姻,害得三个当事人内心一生都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那种欠疚感让他们始终都无法摆脱。    两位党委成员把长山找到长山婶家,直接就把严重的后果讲给了他,道德败坏是什么意思你应当明白,这份材料如果装进你的档案,那你这辈子永远也就别想再起抬头。    接下来就是长山叔与长山婶在一起谈认识,青年男女在一起很容易就把话讲开,尤其是那两位党委成员临走时有一句话特别有份量:所有的人都得朝着那光明的道路上去走!你廖长山自然也不能例外!    有了这个暗示,长山叔便更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事,于是在接下来的那个过程中,他便极力的配合着长山婶,然后那个错误的婚姻便顺理成章的促成了。    与长山叔成家之后,其实两个人都觉得很别扭,因为中间参和进去虚假的感情太多,尤其是长山叔并没有真正的放下小潘,梦里寻她千百度,真情难舍,虽然陌路依如故,牵肠挂肚。    与长山叔这个婚姻从一开始,长山婶便能够感觉到长山叔的心已经被小潘带走,可她还是错误的认为,只要能与长山叔朝夕相守在一起,日久见人心那就总有两情相悦的时刻,然尔当他们的女儿出生之后,长山婶才知道是自己错了,因为长山叔经常在梦里错把她当成了小潘,那种感受令长山婶非常尴尬,尤其是当他们的儿女都上了学之后,突然有一个坏消息传过来。    小潘始终都未嫁,而长山叔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爱过长山婶,他经常在夜里长嚅短叹的不睡觉,似乎内心已经积攒下许多怨恨,就是在这个时候,小潘那边就传来了一个消息,这个小女子烈性难消,她不肯另嫁他人,在一个雨夜里跳楼寻短却未能如愿,于是长山婶便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良心发现,然后她便做出一个重大的选择,就是主动的与长山叔提出分手离婚。    与长山叔坦言讲述自己的感受时,长山婶已经拿定了主意,放长山叔走了之后,自己也要向小潘那样,再也不另嫁他人了。    长山,我先向你讲一句感谢的话,谢谢你娶了我,即使你一天都没有爱过我,那我也不怨恨你。长山婶淡淡的先开了口,说确实是我从小潘手里把你抢了过来,这是真实的情况,我必须得说一句良心话。明天我们俩就去办理离婚手续,你不用管我爹他怎么对待这件事,这两个孩子我自己也能照管好,以后我就不再管束你了,你抓紧时间去找小潘,她现在比我更需要你。另外这个存折上有二十万块钱,你带上吧,就算是我对你和小潘的一点补偿。    月华,谢谢你!如果有来生,我肯定不会再去选择别人。长山叔抬起头瞧着长山婶感动的讲了一句,说钱还是你留着和孩子们用吧,我不会从家里带走一分钱。    长山,你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你陪了我将近十年,你对我没有发过一次火,就冲着这一点我也得感谢你,另外和你在一起生活,我懂得了什么是愉快,我现在已经非常满足了。长山婶满含着泪水,说带上这个吧,娶亲的时候不可以太寒酸,那样也会让人们说我刘月华太过份了。    在一个漆黑的雨夜里,小区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停电,潘晓云就是在那个时间段想起了许多往事。    近一段时间,许多的不愉快影响着潘晓云的情绪,她苦闷、孤独、绝望,父母亲相继离世,一时间便把潘晓云拖入到恐惧的深渊里面无法脱身。身处斗室之中,潘晓云说不清楚自己为何会极度的恐惧,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害怕什么,反正就是那种一阵阵强烈的寒冷令她无法能使自己抖动着的身躯稳定下来。潘晓云想说我现在还不愿意去死,我现在想见到的人就是廖长山,我们俩有过婚约,他对我发过誓,一定会来娶我的!    黑暗中,仿佛有个声音在指点着潘晓云,说晓云你赶紧揭开蒙在头上的被子,你仔细瞧一下那是谁来接你了?    就在揭开被子的那一刻,一道非常明亮的光亮吸引住潘晓云,窗外的闪电勾划出一个摸糊的影子,那仿佛是一条船,有个人站在船头正冲着她在招手。朦胧中,潘晓云认为那个人一定就是廖长山,他或许是背着刘月华来和自己相会的?那一刻潘晓云没有再多考虑,她从床上跳下来,快速的拉开窗帘和塑钢窗,然后赶紧就爬上了窗台。再一次闪电出现时,潘晓云便不顾一切的朝着心上人扑了过去。    当身体处于自由落体时,潘晓云才猛然醒悟过来,窗外离地面有十几米高,三层楼跳下去即使没有摔死那也会摔成重伤。但这会潘晓云一点都不后悔,她认为自己这一跳马上便可以见到父母,人生不过就是虚幻的一场游戏,    生死两茫然,苦乐对愁眠,荣辱皆抛下,感悟幸福船。    既然真情的盟约都不能算数,那人活着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真就不如去死了。这样想着的时候,潘晓云便感觉到身体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似乎身体还朝上稍稍的弹跳了一下,然后又被挡了一下,她就重重的落到了地面。    有人跳楼了!潘晓云听到这一声喊叫时,确实把她吓了一跳,这么黑的雨夜,是谁会如此的想不开呢?即使遇到再大的苦难那也不应当想不开,那句老话讲的非常好,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谁都得坦诚的来面对现实,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那也不能去死。    叫喊声很快就连成了一片,潘晓云被手电的光亮照射到脸上时,她才醒悟过来,原来大家认为跳楼的那个人正是自己,潘晓云赶紧和众人解释一句,说我不是要跳楼,我一失足就从窗口掉了下来。    晓云呢!你可不能这样的想不开!几位好心邻居家的婶子大娘们都在劝说着她,说如果不是那几根停了电的高压线和那棵垂榆挡了你一下,那你就死定了!晓支那,你福大命大,你可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可能有一个非常美满的婚姻正等着你呢。    住在医院里那几天,潘晓云突然就什么都想明白了,我这是何苦呢?人家廖长山已经娶妻生子,我干嘛还要替他死守着不出嫁?投身红尘所有人都得男婚女嫁,我可倒好,为了那一句虚无飘渺的承诺就等了他这么多年,还瞧见那个虚幻的影象就朝他扑了过去,如果不是在半空中被那几股电线挡一下,如果那棵垂榆再偏一点,如果当时没有停电,可能自己早就已经到了西天。如果是那样,自己就是再后悔也回不来了。    潘晓云跳楼的消息此时已经被许多人传走了样,有人就说她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她现在只会吃,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任何反应。    与刘月华办理完离婚手续,廖长山便匆忙的赶了过来,他现在就想与潘晓云的家人讲述这样一句话——以后就由我来照顾她吧。    廖长山找到医院时,迎接他的是潘晓云的大哥,他先是把廖长山挡在了病房外面。大哥低声与廖长山讲了一句,说你现在过来还想干什么?廖长山便低声回了一句,说前面是我做错了一件事,开始我就答应了晓云,我说一定会来娶她,虽然她现在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可我说过的话那就得兑现。大哥苦笑了一下,说那你得先过我这一关,你如果能架住我这三拳两脚,那你就过去见晓云。廖长山便点头,说大哥,我愿意接受你的惩罚,你只要还能给我留下一口气,那我就得想办法来祢补晓云失去的一切!    你是真的辜服了晓云对你的真情实意!    随着大哥这一句数落,一个不轻不重的巴常便打在廖长山的脸上,他一动也没有动,还紧紧的闭上了双眼,他认为大哥的气愤肯定要冲自己发泄,不想过去了好一会,大哥才狠狠的说了句,长山你如果再敢欺负晓云,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潘晓云只是右小臂骨折,除此之外就是受到了惊吓刺激,但经过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这会她已经差不多就要痊愈了。    与廖长山相遇的那一刻,潘晓云兴奋异常,她用左臂搂住他便不再放开,泪流满面,说我已经在那个幻觉中见到了你,你划着船来接我,我当时便奋不顾身的扑了过来,我没有想到这个幻觉竟然就会变成现实,我这一跳值了! 共 75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得了前列腺脓肿不能吃的食物有那些
昆明医院治癫痫
云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上一篇:珠玉殒王昭君

下一篇:无处安放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