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寻宝奇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26:01 编辑:笔名

“上官云!兰婷!”  上官云和兰婷刚到凤凰山山口,就遇到了在那里接应的李潇和清荷。  “李潇!你这不是好好的吗?中气充足,不像有病!”上官云皱皱眉头。这死小子,在信里说他在凤凰山得了急病,叫他赶紧过来。上官云担心他,立即和兰婷收拾妥当快马加鞭赶了过来。  “嘿嘿,我不那样说,你能来的那么快吗……”  “找打啊你!”不等李潇说完,上官云便拔剑刺向李潇。  “哈哈哈哈哈,你不愧是我的好兄弟,哈哈哈哈……”李潇边躲边笑道。  兰婷和清荷看他两人如此早已乐不可支。    “说!这次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听说凤凰山风景很美,但是李潇叫自己来肯定不是让他看风景的。待四人叙过旧,上官云单独找到李潇问道。  “哈哈哈,什么都瞒不过你。这次找你来,是为了寻宝……”  “寻宝?你发什么神经?让我和你寻宝?”上官云语气不善道。  “你没听说,有人在山里发现了宝贝吗?我和清荷在凤凰山游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所以叫你来和我去探探。”  “你开什么玩笑!叫上我,你是想找死?!我只会治病,不会寻宝!”上官云怒道。  “怎么?你是怕死啊!”李潇激他。“唉,算了算了,你不去我自己去好了。反正我死了跟你无关……”  “你!”    第二日,李潇说他在一个地方发现了一种很罕见的药草,要带上官云去看看,他让清荷带兰婷到周围好好转转,凤凰山景色非常秀美,兰婷和清荷高兴的答应了。临走,众人约定到时候回现在的临时住处集合。    “你要带我去哪里?”路上,上官云问道。  “恩,快到了。”  不一会,两人来到了一处瀑布前。  “这不是个瀑布吗?”上官云疑道。  “瀑布下面有个水潭,奇怪的地方就在水潭里。”  李潇拉着上官云来到瀑布注入水潭的地方道:“就在那里,有个碧幽碧幽的地方,像个洞。很奇怪。”  “洞?”上官云递过自己的长剑给李潇,你看看能不能够到。  “恩。”  说完,李潇便拿着剑往那个洞探去。可是刚刚伸到洞口,就感到洞口仿佛有一股吸力,李潇一下子没有拿捏住,长剑竟然被吸入洞口。  “哎呀!不好!”李潇想也不想伸手就向水中探去,想要抓住宝剑。可是洞口的吸力很大,李潇大叫一声便落水被吸入了洞中。  “李潇!”上官云赶忙伸手去抓李潇,结果刚刚抓住李潇的足踝,也被拉下了水。  两人没防备,被这么拉进水洞里,呛了个半死。不过好在这水洞里有很多岔道,将入洞的水流分走了。两人落在了一条比较光滑干燥的石道里,就这样滑了下去。两人这下缓过气,大咳起来。  “你怎么这么莽撞!”上官云边咳边气道。  “唉,你的剑掉了下去,我可不想给你弄丢。”李潇也是一边大咳,一边无奈的解释道。    不久,两人从一个洞口滑出,跌在一个圆形的水池里。  水很浅,两人爬起来,李潇点亮火折看了看,发现这是个环形的山洞,山洞地面高出池水半尺,是大理石铺就而成。水池占了洞底四分之一的地方。  整个山洞像座石室,刚才两人出来的洞口就开在石壁上。洞口离池底有二尺来高,洞口往前突出了一块,上面有些水珠。  李潇捡起长剑递给上官云,然后拉着他走上地面。  山洞中齐肩高处有一圈油灯,共十二盏,李潇一一点亮,这时他们才发现,地上有很多骸骨。  “看来这里是封闭的,这些人都没走出去。这次咱俩可栽了。”李潇垂头丧气道。  “应该有出去的方法,你说这里是封闭的,可是这里空气并不污浊,也不让人憋闷,可见与外界是相连的。”  “恩,有道理!”于是李潇打起精神在这个洞穴里仔细查看起来,不过忙活了半天,一无所获。  上官云也在慢慢摸索探查。  “有发现吗?”李潇问道。  上官云摇摇头,突然又道:“这里有水滴声”。  李潇仔细看了看,原来是他们进来的那个洞口有水滴滴落。  上官云复又返回洞口,仔细听着水滴落下的声音。听了一会,上官云蹲下,伸手向水下抓去。  “你干什么?”  “这下面仿佛是空的,唔……有些淤泥,咱们把这些淤泥挖开!”上官云道。  淤泥并不厚,不一会下面就露出了几块石板。上官云用剑敲敲石板,听声音,果然是空的。  不过这时水池里的水被这么一折腾,变得很浑浊。两人拂开淤泥之后,下面露出一排六块石板,石板之间有细细的缝隙。  “你看!”上官云说道。按上官云的指引,李潇才发现洞口的水滴是六股,每一股对应一块石板。  “果然大有奥妙!只是池水太浑浊,看不清石板上是不是有字画之类。”李潇道。  上官云仔细摸了摸石板,石板也是大理石打磨而成的,非常光滑,没有摸出什么来。  “那我们先不要轻举妄动,看看这水能不能放掉。”上官云道。  不过这时两人才发现,除了那六块石板,这个水池池底和山洞的地面都是由打磨光滑的一整块大理石铺就而成的,非常平整,从水池往外看去,山洞地面还有一个小小的坡度,泼洒到地面上的水会立即回流到水池里。  “怎么把水放出去?”李潇问道。  “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喝掉。”  “切!”    “也不知道这水是一直就有,还是水滴下来日积月累存下的?”李潇自言自语道。  “是一直就有。”  “你怎么知道?”  “这里的淤泥并不厚,只是掩盖石板而已,若是水滴积累成池水,淤泥会被打穿,石板上也会有水滴石穿的痕迹,但这石板上很光滑,没有一点痕迹……”  “怎么了?”见上官云突然停住话头,李潇忙问道。  “你先仔细看这山洞的地面上可有图案?”上官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李潇连忙走上去。山洞里虽然有十二盏油灯,但是那么高,灯光又弱,地面根本照不到,所以他刚才根本没仔细看地面。  李潇拔下一盏,蹲下身,拿灯仔细把地面照了一遍,突然道:“有图!”  “是什么?”  “恩,灯太暗,图跟地面的颜色很近,不好辨认。恩……像是一个人走在街道上……”  “一共有十二盏灯?”  “是啊……”  “看不清就都取下来啊!”  “哦!”李潇拍了一下脑袋,连忙把灯取下,摆在图的周围,这下整副图就都看到了。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人走在街上,要离开的样子。”李潇纳闷道。  “你再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上官云提醒道。  “没有了啊。”李潇又仔仔细细看了好几遍,累的一屁股蹲在地上。  “哎,上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高,你说我们能不能施展轻功出去啊!”李潇望着漆黑的洞顶说道。  “对了!”龙云突然道。  “什么?”  “洞顶,洞顶有没有东西?”  “黑乎乎的,看不清。”  “有多高?”  “不知道。”  上官云摸了一下石壁,还好,石壁不是光滑的。“我上去探探。”  “你怎么上去?”  “我自有办法。”说完,上官云拿起佩剑,施展轻功,身子往上一探,待即将力竭之时,将剑往旁边石壁一抵,借力再上,洞顶太黑,上官云的身影一会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突然听到“哎呀”一声,李潇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就见上官云直直摔了下来,好在上官云抽出长剑插入石壁,在石壁上拉出一条深深的口子,才生生刹住掉落之势。  “怎么了!”李潇赶忙上前,担心的问道,“没事吧?”  “到了洞顶,没防备碰到了。”上官云摸着脑袋。  “哈哈哈哈……”看到上官云这么狼狈,李潇开怀大笑。  “笑什么笑,现在还有心情,该你了!”上官云把剑往李潇怀中一扔。  李潇上去查探,肯定要带盏灯,上官云摸起一盏,油灯上有柄,是用来插在石壁上的,但是这柄又窄又薄。此外灯上别无其他可以用来拿住的把手之类,看来只能用嘴咬住灯柄了。可那灯柄又窄又细,年岁又久,上官云既怕灯柄扎破李潇的嘴,又怕这么长时间,灯柄不干净,想了想,撕下衣袖,仔细缠上。  李潇知他是为了自己好,不再吱声,接过油灯咬住,拿起宝剑探身而上。快到洞顶的时候,李潇抽出长剑,往石壁上一插,剑身没入石壁尺许,“真是利器!”李潇暗赞一声。  李潇握住剑,细细打量起洞顶来。  洞顶比洞底要窄很多,李潇拿着油灯仔细查看,果然有所发现。  洞顶也是被精心打磨平整,上面杂乱的嵌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石珠,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李潇拿着油灯靠近石珠看了看,仿佛没什么特别,然后李潇又仔细察看多遍,这才拔出剑,一跃而下。  “喂,你干什么?”只见池边铺着上官云的外衣,上官云正在水池里捞起淤泥放在上面。  “上面怎么样?”上官云反问道。  李潇又习惯性抬头一看,惊呼出声。  “怎么了!”  “‘天’!是夜明珠!”此时洞顶闪着淡淡荧光的,赫然一个“天”字。原来那些石珠中,有的是夜明珠,刚才李潇用油灯照过,激发了夜明珠的光芒,夜明珠原来是按照天字的字形嵌放的。  “唔。”上官云略有所思。“我知道了,是‘一’。”  “什么?”  “这是个字谜。谜面是‘天’,地下有图,图中一人走在街上,画的是离开的情景。‘天’字离开一个‘一’字和一个‘人’字之后,就是谜底‘一’字。”  “一个破‘一’!费了老子这么大劲!”李潇破口骂道。    “你这是在干什么?”李潇又问上官云。  “既然水无法排出,那就只能把泥弄出来了。”  “干嘛把泥放在衣服上啊?”  “地面太滑,淤泥放不住。”  “你这样,水什么时候才能变清!”  “你有更好的办法么?”  “……”  李潇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确没有好办法。  李潇又脱下外衣,用来滤去水中泥尘。幸亏水池不大,两人折腾了大半天,水质终于变得比较清澈。  “快看看,池底有没有文字图画一类的。”上官云说道。  “妈的,什么都没有!”李潇气道。两人忙活了这么半天,累的够呛。  “没有的话,我们只要找出谁是‘一’就行了。”  “怎么找?”  “你看那水滴。”  “一滴一滴的啊。”  “‘一’就是中间这块石板。”  “你怎么知道的?”  “这些水滴是有规律的,你仔细看着。”停了停,上官云突然说道:“一,二,三,四,五,六!”  果然,随着上官云的声音,李潇看到先是只有一滴水落下,落在了中间那块石板上,然后同时有两滴水落下,一滴在中间石板上,另一滴在块石板上,那么块石板就是‘二’了,然后同时落下了三滴水,一滴在中间石板上,一滴在块石板上,第三滴在第六块石板上,那这第六块石板就是‘三’……”  上官云又让李潇看了半柱香的功夫,果然从一到六一直如此。  “唉!幸亏有你在,这些东西就是杀了我,我也发现不了,我只道这水滴滴哒哒是从上面水潭漏下来的……”  “那是你没注意,我一直在听,所以留了心。”  上官云摸着那块石板道,“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它,缝隙很细。”  “会不会敲破它就行?”  上官云摇摇头,又仔细的摸了摸,道:“把油灯拿来。这块石板周围有十二个窄窄的细孔。”  接过李潇递来的油灯,上官云将灯吹熄,想了想,拿过剑鞘,将灯油倒入剑鞘里存好,然后拿起油灯的柄,小心插入到一处细孔里,刚插好,就听到很细微的“嚓”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契合的声音。  “把灯都拿来。”  上官云如法炮制,就要吹熄一盏灯的时候,忽然停住,上官云摸到一具骸骨旁边拜了几拜,道一声“得罪了”,然后摸起一根腿骨,又摸起旁边李潇的外衣缠上,将灯油尽数淋在上面,点燃交给李潇擎着。  上官云把一盏灯的灯柄插在一个细孔之后,只听“咯”一声,第六块石板竟慢慢升了起来。  李潇伸伸舌头:“幸亏没有贸然敲破中间这石板,虽然石板下都是空的,但这块下面说不定装有破坏机关。”  “你怎么突然变聪明了?”上官云揶揄道。  “切!”李潇翻翻白眼。    “这原来是个石匣。”李潇道。  石匣升上来之后,水开始往石匣下面的洞口流去。上官云连忙拿起自己盛满淤泥的衣服将洞口塞住。  “不是要把水放掉吗,现在正好,你堵住它干嘛!”  “亏你提醒,既然这水是一直就有,我想当时设计者肯定有他的用意,还是留着比较好。”  李潇拉着上官云走开几步,用剑挑开石板,没发现什么异状,两人慢慢上前。  “里面有本书!”李潇刚要去拿,上官云抢先一步,拿起书便扔入水中。  “你干什么?”  “有白磷的味道,不在水里,这书一会就会自己烧起来。”  李潇伸伸舌头。  此时池中的水已流走了一大半,只剩浅浅一层,刚刚没过那本书。  李潇翻开页,那纸张刚一出水面就“呼”的一下子化为了飞灰。  “这么厉害!幸亏没把水放掉!”李潇后怕道。  “上面写了什么?”上官云道。  “啊!不好!那书上的字见水即化!”李潇大惊道。  上官云忙道:“快念!在字化掉之前念完!我来记!”  李潇忙将书上内容一字不拉的念出来,每翻起一页,那一页就会出水立马化为飞灰,下一页的字迹又开始化在水里。  “哎呀!字化掉了!”书被水浸透,还有几页,李潇还没来得及念。  “快看看是介绍什么的?”  此时书上字迹已经模糊几不可辨,李潇仔细认了认,道:“好像是介绍了一些宝物的由来。”  “那没关系,我们自己猜吧!”  李潇此时才松一口气,额上已是满头大汗。  李潇缓了一会,叹道“看来这些淤泥真没白挖,倘若没有清出去,池水浑浊,这书上是一个字也看不着了!书里写了些什么?” 共 1027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囊炎如何预防呢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比较好

上一篇:印象云南暗恋昆明

下一篇:梦的彷徨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