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推进城镇化土地到底够不够

2018-11-30 19:27:41

推进城镇化 土地到底够不够?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城镇固然是高速发展,城市建成区面积从不足1万平方公里扩张到4.5万平方公里,2.6亿农村人口进入城镇务工、生活。

然而,在农村人口大量减少的同时,农村居民点面积却和城镇一样增加。1990 2000年的10年间,农村居民点占地从15.7万平方公里增长到16.5万平方公里,此后一直大体保持在这一水平,未见显着降低。

城镇占地、农村也占地,我国的耕地遭受两面夹击,因此呈现出加速减少的趋势。

文/赵俊超(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

大家通常认为城镇扩张将导致耕地面积减少,甚至是大量和急剧减少。我国城镇化的实践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然而,日本和韩国的经验表明,在城镇化过程中耕地未必会减少,甚至,越是在城镇化高速发展期,耕地反而越会显着增加。那么,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中国人均耕地1.3亩,不足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已有664个市县的人均耕地在联合国确定的人均耕地0.8亩的警戒线以下。

经过对人口、粮食生产能力等各方面的综合测算,国家提出了18亿亩耕地的 红线 。1998年,中国有耕地19.45亿亩,至2012年减少为18.24亿亩。14年间,城镇化率提高了19个百分点,相应地,耕地面积减少了1.2亿亩。

如果按照这一速度,到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达到60%时,耕地面积将减少为17.8亿亩,突破18亿亩耕地红线。

尤其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 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 后,意味着不仅允许农民工在城镇务工,还要让他们在城镇获得一个相对体面的居住条件,而要居住就等同于要增加2.6亿人口的居住用地,这必然不是个小数目,然而,地从何来呢?

在对日本和韩国经验的考察中,却发现了与我国截然相反的现象。

,随着经济和社会发展,日本和韩国的耕地并非是直线下降,而是表现出 倒U形 规律,即先增加后减少,且 倒U形 的右端点高于左端点,也就是说城镇化过程中耕地总体是增加的而不是减少的。

如韩国耕地面积1960年为203万公顷,1970年达到极大值230万公顷,之后开始下降,到1988年为214万公顷,此时城市化率已经达到78%,基本完成城市化过程。

第二,城市化高峰期耕地面积与城市化率之间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如日本1950 1960年是历史上城市化发展快的时期,1950年日本城市数量仅为254个,到1960年增长了一倍多,城市化率从37%增长到63%,年均提高2.6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这一时期也是日本历史上耕地面积增加快的时期,耕地总量达到历史顶点,608.6万公顷。

日本和韩国城市化进程中的耕地增加,除了边远地区开发、技术进步等因素之外,主要是由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后带来的空间节约效应所致,而且以大城市和城市群为主的城市化模式起到了积极作用。

日本的居民点分为市、町、村三级(日本的 町 大致相当于我国的镇),从1888年到1985年,日本的市的数目从37个增长到652个,町的数目从12002减少到2001个,村的数目从58433个锐减到601个。

大量村庄消失了,这就减少了村庄占地,使得土地得到重新规划、平整和改良,耕地数量得以增加。

我国的耕地减少主要是由于 半城镇化 造成的。 半城镇化 模式下,农民进城只是来打工,预想在未来还会回到农村去生活,因此,他们在农村的占地无法像日本、韩国那样实现退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城镇固然是高速发展,城市建成区面积从不足1万平方公里扩张到4.5万平方公里,2.6亿农村人口进入城镇务工、生活。

然而,在农村人口大量减少的同时,农村居民点面积却和城镇一样增加。

1990 2000年的10年间,农村居民点占地从15.7万平方公里增长到16.5万平方公里,此后一直大体保持在这一水平,未见显着降低。城镇占地、农村也占地,我国的耕地遭受两面夹击,因此呈现出加速减少的趋势。

农村居民点普遍呈现低效利用的状态。统计表明,全国10%~20%的农村宅基地为闲置状态,部分地区闲置率甚至高达30%。

在 半城镇化 模式下,由于农民工在进城务工生活后其农村居住用地不能有效退出,造成普遍的 两头占地 现象,使城镇化中的耕地减少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因此,对城镇化和耕地占用的关系不能凭主观想当然,正如日本和韩国所表现出的规律那样,城镇化本应表现出的特征是对耕地的节约,耕地数量本应是出现增加而不是减少。

然而,由于我国特有的 半城镇化 模式,又确实造成了耕地面积加速下降的事实。

手机捕鱼游戏
纸上烤肉设备
木船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