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沪取消小学星级考是减负重拳还是虚晃一枪

发布时间:2018-12-13 21:49:13 编辑:笔名

沪取消小学"星级考":是"减负重拳"还是"虚晃一枪"?

上海取消小学“星级考”:是“减负重拳”还是“虚晃一枪”?  新华上海12月27日电(潘旭、仇逸、俞菀)上海市教委26日喊停红火的“通用英语星级考”,并表示,坚持不审批小学阶段的学科竞赛项目。此举立刻引起广大考生和家长乃至全社会的关注。在一片叫好的同时,这一举措能否真正起到实际效果成为热议的焦点。  那么,波及无数少儿的“考星”热潮能否真的消退?中小学入学是否还会继续将各类“证书”作为潜在的参考?如何从根本做起减轻应试负担,还孩子一个快乐童年?  “星级考”是否真的按规定取消了?  上海市教委26日宣布,撤销“上海市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和“上海市计算机应用能力考核办公室”并停止相关等级考试业务。至此,全市通过审批获得竞赛活动许可证的还有26个项目,都不属于学科类竞赛。上海市教委基础教育处处长倪闽景介绍说,这些“官方竞赛项目”中只有写字一级是涉及小学生的,属“非学科类竞赛”,而且考试是免费的。“换句话说,目前所有针对小学生的,涉及语、数、外等学科竞赛和培训的,都不在教育部门审批范围。”  这也就意味着,近年来以小学乃至幼儿园孩子为主要对象、格外红火的“英语星级考”将不复存在。  然而,“上海市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站日前发布了一则通知,表示该办公室更名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外语水平测试中心”,隶属上海外国语大学领导。通知称,2012年1月1日起本单位将启用新名称。根据社会需要、市场需求,原有考试项目在上海外国语大学领导下继续进行,报名、考试时间节点和考试形式、难度系数不变。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副校长张峰表示,学校会严格执行市教委的决定,“通用英语星级考”肯定会取消,“但具体如何操作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随即来到位于卢湾区一家民营培训学校。一位负责招生的老师明确告诉,培训并未中止。问及“一星班”是否开设,她说:“卢湾校区没有,徐汇校区有,且目前只有一个名额了。”  这位老师给看了一封该培训机构发给各校区的电子邮件,上有关于撤销“上海市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的内容,但并未提及取消“星级考”培训。“这无非就是证书上盖的章不一样,原先是‘上海市’开头,现在变成‘上海外国语大学’开头,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她直言不讳地说。  针对社会质疑,上海外国语大学紧急回应:严格执行市教委有关会议精神,已经撤销相关办公室并停止有关一切业务。不再举行任何不符合市教委有关规定和上海市发布会精神的考试、考证与竞赛项目,即明年的星级考将不再举行。“上海外国语大学外语水平测试中心”主要是处理原先通考办的善后事宜,并非挂上新名字后继续原先业务。[1][2][3]下一页小学、中学入学是否仍以考证作参考?  “上海绿光教育”卢湾校区的解老师跟坦言,家长让孩子考级无非就是派升学之用。她甚至对那些学校入学需要什么程度的证书都了如指掌。  倪闽景坦言,目前仍有不少培训机构违背教育部门的审批原则,办班考各类证书,参加各类竞赛,这是因为仍有部分学校将学生竞赛成绩作为招生依据。  上海市教委表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招生过程中,学生参加各类竞赛活动的成绩,不得作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的依据,不得将招生入学工作与学生奥数等各类竞赛及考级证书挂钩,以获奖和考级证书为依据选拔和录取学生。2011年起,上海市小学、初中等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在学生入学报名时一律拒收学生所提供的奥数成绩、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各类等级考试证书,拒收各种特制的学生个人简历等材料。凡违反规定的,公办学校将对校长等有关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民办学校则由所在区县教育行政部门责令及时纠正,拒不改正的核减该校第二年30%招生计划数。  然而,一名小学内部人士告诉,一般学校不会明确公告入学需要证书,但家长会在填报申请表格时注明证书情况,或是在面试前告知考官进行过相关培训和竞赛,至于面试录取,全是学校内部的事,以何为招生原则,外人往往不得而知。  小学一年级的马悦(化名)已经有一张通用英语一星级的证书,当询问其母亲陈女士是否知道上海撤销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的消息,她说当然知道,“相信只是变了一个名字,考试内容还是不会变的。这么多孩子上英语辅导班,即使没有这个考试也会有其他机构出面的。没有几张证书‘撑腰’,孩子想进重点学校、特别是民办的好学校是难上加难。”前一页[1][2][3]下一页小学“减负”之路如何走?  上海市教委表示,取消“星级考”是上海市遏制社会上面向青少年愈演愈烈的“考证热”、“竞赛热”的举措之一。据了解,上世纪90年代,由于上海经济快速发展,急需培训大批具有较强经营、管理能力和从事高科技开发等方面的专业人才。为此,成立了“上海市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和“上海市计算机应用能力考核办公室”,承担面向社会的外语、计算机等相关考试、考核日常事务工作。经多年努力,当时的任务已经完成。但是近年来,“上海市通用外语水平等级考试办公室”下设的各类考试出现异化,主要培训对象已经从成人转变为少年儿童,且规模不断扩大,客观上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  为减轻学生课业负担,上海市教委表示,将不再审批小学阶段学科类的竞赛活动。一旦真的没了“星级考”和“奥数”等考级竞赛,热门学校的招生将用何标准?发现,如今进一些热门小学的难度堪比高中甚至大学。比如,位于浦东新区的新金童小学招生比在5:1左右,徐汇区爱菊小学则要高达10:1。  教育专家、21世纪高等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考证热”的背后是“择校热”,要针对其根源,加大政府投入,转变教育资源配置模式,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当一所学校只招200人,却有数千人来申请时,竞赛和等级证书,就可能是重要的入学砝码。所以关键在于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努力缩小地区差异和校际差异。”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丁钢认为,教育部门应该把重点放在“身边的学校”,应该改变原有的向所谓“重点校”倾斜投入的模式,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但这需要时间和持续的努力,当人们发现,身边就有想上的好学校的时候,择校和考证入学也会逐渐消失。”

前一页[1][2][3]

广州不锈钢回收
电镀设备回收
水陆两用挖机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