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嘴炮流天师 第七十六章 崂山简彧

发布时间:2020-01-16 23:29:23 编辑:笔名

嘴炮流天师 第七十六章 崂山简彧

杨旭正色道:“这风水是有很多讲究的,风水上佳辅弼其主,风水险恶遗祸其主,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你们天师不了解这个,察风管水这里还是要看我杨某略胜一筹。”

沈清明看了眼那个旅店,又看了眼杨旭,摇摇头,一言不发。

杨旭问他:“怎么样,看出什么端倪了?”

“这旅馆果然不简单,但是这建筑就很有说法。”沈清明说道,“首先,他建的很丑。其次,这外墙用大白色粉刷的太难看了。”

“然后呢?”杨旭问。

沈清明老实的说:“没了。”

“切,就知道你什么都没看出来。”杨旭一笑,左手虚指那旅馆说,“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这风水之道,让你们长长见识,别让他人觉得你们在我这里工作连点长进都没有。”

西陵赶快掏出小本子开始做笔记,沈清明心说她还真的是学霸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记录一下。

杨旭清清嗓子说:“风水者,堪舆也。堪者查地之形,舆者究天之意,上知天象下知地理,这才叫风水。天地人三者来回循环,完整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进而判断出一个人的吉凶祸福,寿夭穷通。天师的力量来自于改变规则,风水先生的力量来自于察觉规则的行进路线,两者各有所长。今天我们就单说这个旅店的风水,风水理论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宅居所在,气者,人之根本;宅者,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顺之则亨,逆之则否。因此说,哪怕是神仙都想要找一个风水宝地作为自己的道场。”

西陵认真的记了几笔,沈清明一脸不以为然。

“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这句话概括了一切风水的形式,风水先生察风望气都离不开这句话。”杨旭接着说,“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之所起。气随而始,支之所终,气随以钟。这句话则是一个地方气运形式的总决。你看其实风水一脉同样讲究颇多,不比你们天师一脉少的。”

沈清明点点头,心里暗说无非是胡诌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词而已,有什么和天师道术相提并论的。单说那一记炎枪,威力虽然不上什么肩抗火箭筒,但是也不会相差出去太多。

杨旭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眼神扫过就知道沈清明只是口服心不服,于是说:“我就拿那个旅馆举例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这里风水不好吗?”

“阴阳之气,一二五风,什么什么云.....什么生气。”沈清明支支吾吾的说。

西陵提醒他:“是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

“葬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阳宅同属此类。这旅店正前方是建筑工地,此谓之朱雀不舞。后方是小公园,里面的树都半死不活病病殃殃,只有杂草格外茂盛,此谓之玄武不垂。左边是条小河,河水浑浊不清,水汽凝结,此谓之青龙盘踞。右边格外空旷,是个荒废的广场,风从此处吹来毫无阻碍,此谓之白虎蹲守。四象全是凶相,在风水的角度已经是极为险恶的处境了,再加上旅店门口种了几个垂柳白杨,凑出个鬼木横门。可以算得上是一处奇景了,我自从学了风水之术,这十几年来我看到的比这旅店风水还差的建筑,不会超过十个。”

“那这里还能住人吗?”张桐好奇的问。

“我都说了这里风水凶绝,你还打算住在这里送死吗?”杨旭说道,“风水这东西看着不靠谱,实际上十分灵验,不过你要是打算去送死,我也不好阻拦你。”

沈清明摇摇头说:“不尽然吧,这家旅店既然还能开门营业,就说明之前没出过什么危险的事情,这家旅店怎么看也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建筑了,至今为止少说有十几个年头,要是出事儿早就出了,他还能继续营业到现在?再者说,秦家虽说做事大开大合,但是细节之处应该不会出现纰漏,怎么会给自家贵客安排到凶宅去住?”

沈清明这话有点故意气杨旭的意思,他这人一贯相信眼见为实,改变规律的事情他的的确确见证过,而风水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就是一点都不信的。

张桐听了沈清明的话,也觉得有理。

杨旭看这样子,叹了口气说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背着手先往旅店走了。

这时候就听见旅店门口有人说:“你们误会这位老人家了。”

老人家多半是指杨旭,他的山羊胡子实在是太显老了。杨旭立马得意的说:“听见了没有,天底下还是有识货的人,你们俩井底之蛙以后多学着点。”

沈清明小声嘟囔:“没准也是个二道贩子呢。”

从旅店里面走出来三人,一个孩子一个瞎子加上一个文弱青年,这幅组合到了哪里都会显得很奇怪,只有在这种场合下现身才恰如其分。

那个小孩率先走上来,认认真真的朝杨旭作揖,说道:“崂山简彧,见过前辈。”

杨旭拱手还礼,问:“你也懂风水?”

简彧奶声奶气的回答:“在前辈面前不敢说懂,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杨旭点点头,说:“崂山之人果然门风森严礼数周全,天下大宗名副其实,小沈和西陵你们以后要是看见崂山中人,千万不要小觑他们。”

“崂山?”沈清明感觉在哪听过崂山,“崂山道士?穿墙术那个?”

简彧又朝沈清明作揖,说道:“此事实属以讹传讹,烦请这位天师不要放在心上。”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简彧,小孩子白白胖胖的,穿着一身素白道袍,眉宇之间没有半分童真,只有一股子淡漠肃正的气质,加上刚才的行为举止,绝对不是一般的孩童。

杨旭突然说:“咦?这里的风水怎么变动了?四凶已经破了一凶,弹指之间风水突变。这是什么情况?”杨旭正色道:“这风水是有很多讲究的,风水上佳辅弼其主,风水险恶遗祸其主,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你们天师不了解这个,察风管水这里还是要看我杨某略胜一筹。”

沈清明看了眼那个旅店,又看了眼杨旭,摇摇头,一言不发。

杨旭问他:“怎么样,看出什么端倪了?”

“这旅馆果然不简单,但是这建筑就很有说法。”沈清明说道,“首先,他建的很丑。其次,这外墙用大白色粉刷的太难看了。”

“然后呢?”杨旭问。

沈清明老实的说:“没了。”

“切,就知道你什么都没看出来。”杨旭一笑,左手虚指那旅馆说,“今天我就给你们讲讲这风水之道,让你们长长见识,别让他人觉得你们在我这里工作连点长进都没有。”

西陵赶快掏出小本子开始做笔记,沈清明心说她还真的是学霸啊,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要记录一下。

杨旭清清嗓子说:“风水者,堪舆也。堪者查地之形,舆者究天之意,上知天象下知地理,这才叫风水。天地人三者来回循环,完整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套完整的体系,进而判断出一个人的吉凶祸福,寿夭穷通。天师的力量来自于改变规则,风水先生的力量来自于察觉规则的行进路线,两者各有所长。今天我们就单说这个旅店的风水,风水理论之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宅居所在,气者,人之根本;宅者,阴阳之枢纽,人伦之轨模,顺之则亨,逆之则否。因此说,哪怕是神仙都想要找一个风水宝地作为自己的道场。”

西陵认真的记了几笔,沈清明一脸不以为然。

“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这句话概括了一切风水的形式,风水先生察风望气都离不开这句话。”杨旭接着说,“地贵平夷,土贵有支。支之所起。气随而始,支之所终,气随以钟。这句话则是一个地方气运形式的总决。你看其实风水一脉同样讲究颇多,不比你们天师一脉少的。”

沈清明点点头,心里暗说无非是胡诌了一些乱七八糟的词而已,有什么和天师道术相提并论的。单说那一记炎枪,威力虽然不上什么肩抗火箭筒,但是也不会相差出去太多。

杨旭察言观色的能力极强,眼神扫过就知道沈清明只是口服心不服,于是说:“我就拿那个旅馆举例子,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这里风水不好吗?”

“阴阳之气,一二五风,什么什么云.....什么生气。”沈清明支支吾吾的说。

西陵提醒他:“是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

“葬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玄武垂头。朱雀翔舞。青龙蜿蜒。白虎驯俯,阳宅同属此类。这旅店正前方是建筑工地,此谓之朱雀不舞。后方是小公园,里面的树都半死不活病病殃殃,只有杂草格外茂盛,此谓之玄武不垂。左边是条小河,河水浑浊不清,水汽凝结,此谓之青龙盘踞。右边格外空旷,是个荒废的广场,风从此处吹来毫无阻碍,此谓之白虎蹲守。四象全是凶相,在风水的角度已经是极为险恶的处境了,再加上旅店门口种了几个垂柳白杨,凑出个鬼木横门。可以算得上是一处奇景了,我自从学了风水之术,这十几年来我看到的比这旅店风水还差的建筑,不会超过十个。”

“那这里还能住人吗?”张桐好奇的问。

“我都说了这里风水凶绝,你还打算住在这里送死吗?”杨旭说道,“风水这东西看着不靠谱,实际上十分灵验,不过你要是打算去送死,我也不好阻拦你。”

沈清明摇摇头说:“不尽然吧,这家旅店既然还能开门营业,就说明之前没出过什么危险的事情,这家旅店怎么看也像是八九十年代的建筑了,至今为止少说有十几个年头,要是出事儿早就出了,他还能继续营业到现在?再者说,秦家虽说做事大开大合,但是细节之处应该不会出现纰漏,怎么会给自家贵客安排到凶宅去住?”

沈清明这话有点故意气杨旭的意思,他这人一贯相信眼见为实,改变规律的事情他的的确确见证过,而风水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他就是一点都不信的。

张桐听了沈清明的话,也觉得有理。

杨旭看这样子,叹了口气说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背着手先往旅店走了。

这时候就听见旅店门口有人说:“你们误会这位老人家了。”

老人家多半是指杨旭,他的山羊胡子实在是太显老了。杨旭立马得意的说:“听见了没有,天底下还是有识货的人,你们俩井底之蛙以后多学着点。”

沈清明小声嘟囔:“没准也是个二道贩子呢。”

从旅店里面走出来三人,一个孩子一个瞎子加上一个文弱青年,这幅组合到了哪里都会显得很奇怪,只有在这种场合下现身才恰如其分。

那个小孩率先走上来,认认真真的朝杨旭作揖,说道:“崂山简彧,见过前辈。”

杨旭拱手还礼,问:“你也懂风水?”

简彧奶声奶气的回答:“在前辈面前不敢说懂,只是略知一二罢了。”

杨旭点点头,说:“崂山之人果然门风森严礼数周全,天下大宗名副其实,小沈和西陵你们以后要是看见崂山中人,千万不要小觑他们。”

“崂山?”沈清明感觉在哪听过崂山,“崂山道士?穿墙术那个?”

简彧又朝沈清明作揖,说道:“此事实属以讹传讹,烦请这位天师不要放在心上。”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简彧,小孩子白白胖胖的,穿着一身素白道袍,眉宇之间没有半分童真,只有一股子淡漠肃正的气质,加上刚才的行为举止,绝对不是一般的孩童。

杨旭突然说:“咦?这里的风水怎么变动了?四凶已经破了一凶,弹指之间风水突变。这是什么情况?”

凌海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现代妇产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牛皮癣大同哪家医院好
南昌治疗牛皮癣费用
榆林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