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摘星第一百一十二章臭味相投

发布时间:2020-01-21 17:10:48 编辑:笔名

摘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臭味相投

“张衡?”楚歌愣了愣,倒不是如其余学子般因为此人的莽撞行为感到震惊,而是讶然于这个名字,但这种情绪很快就被他收敛,上下打量了番青年人后才淡笑着回道:“楚歌。”

一人一句话便算作了自我介绍,楚歌回头看了眼对街墙壁之上的那道人形凹陷,苦笑道:“天书岛禁止私斗,此人若是跑去城主府告一状,你岂不是摊上麻烦了?”

此时,翠云居老板娘走了出来,当她看见被撞坏的大门正欲发怒时,张衡将双手一摊,指着楚歌淡然说道:“找他赔,我又没钱!”

张衡与楚歌的房间比邻,因为翠云居房间的隔音极差,两人各处一屋都能毫无障碍的交谈。而无论聊什么,前者总是会将问题扯到楚歌所说关于星辰大陆与火曜星的运动速度上。

星祖认为,星辰大陆是宇宙的中心,是永恒不动的,所谓昼夜交替不过是太阳星与太阴星围绕大陆运动而产生的现象。

星祖的理论即为真理大道,容不得他人去怀疑挑衅,更不要说去颠覆了!天宇一族受到全大陆敌对,其根本原因便是他们颠覆了真理,走上了所谓的歪门邪道。

当然,两人都未发表过学说,这个问题虽说有些敏感但还远不到离经叛道的地步,最多会被安上一个狂生的名头。

而对楚歌而言,他找到了一个有共同语言的人,至少自己在将星辰大陆会运动的事情说出口后。张衡虽未一脸相信,但也不会指着他鼻子跳脚就骂,他只是思考了许久之后才问楚歌有何证明的方法。

“帮你揍那个白痴的事情,不用太感谢我,就是看不惯那些只持认得几个字就以为知了整个天下的人。”

“我可真是谢谢你啊,赔了兰姐一千星元不说,萍水相逢,为何我还要管你吃住?”

张衡闻言却是冷笑道:“为了帮你出口气可是惹了个麻烦上身,区区几顿饭而已,过些日子小爷我千倍万倍地还给你,过些日子就算你为那凤淸楼的头牌开了苞,便是为你擦屁股也实属简单。”

“别……你胃口小点便可。”

楚歌无语,张衡的性子奔放豪迈,完全没有一般读书人那种儒雅闲适,也对,兴许他根本就不是什么读书人。也正因如此,楚歌才不介意木桌上多一盏酒杯,他看不出张衡的修为,也没有去问,实际除了名字以外,两人相互间也没有任何了解,可当他们谈论地理天文时却犹如相交多年的旧友。

有些话,两人都没有明说,但皆是从对方的言语间感觉了出来,他们都在质疑星祖大人的真理大道。

一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随着离书山开启的日子越来越近,整个天书岛的人便越聚越多,金陵城身为岛上最繁华的几个城市之一,这个现象便更为明显。尤其是因为折桂年会的原因,进入此城的青年学子更如过江之鲫一般,好在金陵城够大,否则很难容下这么多人。

折桂大会总共举行了三届,每届皆是由吕家吕渊老先生亲自主持,这位曾经在书山之上授业解惑的先生即便是被逐出了山门,在凡俗间依然有着不可撼动的崇高地位,短短数十年的时间便在天书岛上创办了无数学府,其门生更是桃李满天下,可以说吕渊几乎是仅凭个人的力量,便使吕家成为了天书岛五大家族之一。

吕家不从事商业贸易活动,但它在此地的影响力却是远超沈家,也正因如此,由吕渊亲自主持的折桂年会,必定会吸引许多年轻学子。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凡是能接到年会邀请函的人无一不是名动一方的才子佳人,而这些人最后基本上都成功登上了书山。有了前两届的成功案例,这第三届折桂年会,其盛况已然远超从前,许多人硬是挤破了脑袋,花钱找各种关系,忙活到最后甚至连个旁听的位置都弄不到手。

当日被张衡一拳揍飞的朱贤确实有骄傲的资格,只是不知当他看见楚歌手里的那贴烫金请柬时又不知作何感想,虽说这请柬来得实在太过莫名其妙,但……事实就是这样。

“你好像一点都不吃惊?”

随着时间的流逝,楚歌也逐渐认识到了折桂年会的不凡,很多人将这个盛会看作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好机会,这张请柬的珍贵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他实在是想不明白,那个沈家二少爷究竟是有多好面子?就为了想在佳人眼前打打他的脸,便是将这张请柬随手扔出。

楚歌一直未将此事说出,便是想在今天看看张衡得知这个消息后脸上的精彩表情,谁想,张衡却只是瞥了他一眼,鄙夷道:“吕家老头除非瞎眼了,你这样的人都没资格参加这劳什子折桂大会,那还举办个屁。”

楚歌愣了愣,他没想到仅仅认识一个月,这张衡对自己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不禁问道:“我这样的人?”

“你要知道,这块大陆上,有资格让我说这么多废话的同龄人并不多。”

“草……”

楚歌不禁爆了句粗口,他看了眼拥挤在吕府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无奈道:“走吧……我对于什么辩论会不太感兴趣,但那枚冰龙逆鳞却是志在必得。”

言毕,他就要挤进人群,可谁想张衡却是站在原地不动了。

楚歌皱眉,问道:“有什么问题?”

张衡双眼微眯,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没有请柬。”

片刻寂静后,楚歌终是忍不住笑了出来,旋后不再多言直接挤进了人群向吕府大门走去。

张衡见此却是环顾四周后才淡淡冷笑道:“谁说没有请柬就不能进去了,小爷我跋山涉水好不容易来到了此地,岂会空手而归。”

金陵城人口有近十万,算上远赴而来的青年俊杰们,这个数字怕是增长了许多,饶是吕府正门外的一条千丈长街也无法容纳下来凑热闹的人,好在突破外围人群后,中间有条铺着赤红地龙的大道供参加折桂年会的人行走,除去方便以外,便是给予宾客该有的尊重。

毕竟,有资格走在这条大道上的人并不会很多。

吕渊老先生虽未出门亲自迎接,但他那两个倾城倾国的女儿却是站在赤红地龙的尽头,朴素大方,彬彬有礼,不得不说,仅是这两人便未此间增彩不少,可以说许多青年人都是为了这吕家姐妹而来,哪怕是远远看一眼,此行也是无憾。

除去两姐妹以外,大门前还站在一名俊美青年人,原本作为协办方代表的沈家二少爷是不用来此迎接的,但他执意如此,说是家里的意思,吕氏姐妹自然也没办法说什么。

而当他徘徊许久,远远看见已从人群之中冒出头的楚歌时,这才止住了脚步,嘴角终于露出了丝冷冷的笑意。

i1153

方城县中医院怎么样
辉县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北海治疗阴道炎医院
南京那个癫痫病医院好
河源如何治疗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