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专家建言重大灾难赔偿市场不该缺席

2018-10-30 11:34:15

专家建言:重大灾难赔偿市场不该缺席

三大差异引发赔偿之争全球每年约有13万人因灾难伤亡,人员损失是世界各国灾难面临的共同难题。在发达国家,保险业比较健全,自然灾害中人员伤亡的赔偿一般由保险公司赔付。我国的自然灾害救灾原则可以概括为 管活的,不管死的 ,对因灾致死的一般不给赔偿,生活困难者给予适当补偿。而对于人为灾难事故的赔偿或补偿,目前存在着三大难点:首先面临的是中外赔偿标准的巨大差异。1999年4月15日韩国大韩航空公司货机坠毁事件,造成中国居民伤亡和房屋受损,也有3名韩国机组人员死亡。事后,3名死难韩国机组人员的赔偿金估计在60万~100万美元。而对中国伤亡者,韩国公司赔付6名重伤员13.5万~25.5万元人民币不等的赔偿金,并认为多可赔偿死难者52.5万元。然而按照韩国赔偿案例,同类的赔偿标准约为360万元人民币。我国签约的国际公约《华沙公约》规定,在处理国际空难事故时,航空公司对于死于空难乘客的赔偿标准为25万法郎,约合7.5万美元。与国内各行业死亡赔偿远低于10万元人民币相对应的是,我国有关部门在制定涉外海上人身伤害的赔偿标准时,规定为80万元人民币。在人为灾难事故中,尤其是在同一场事故中,遇难者家属一旦面对中外赔偿标准的巨大差异,很难保持平静,极易引发矛盾冲突。其次我们还面临着不同行业的赔偿标准差异。不考虑保险的情况,目前我国人员死亡赔偿标准是,航空事故,赔偿金额7万元;铁路赔偿限额4万元;海上航运不超过4万元;道路交通事故,赔偿10年当地平均生活费;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赔偿20年所在地人均收入;国家事故,赔偿20倍年平均工资。由此可见,虽然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逐步建立了一些灾难事故赔偿的法规,但是死亡赔偿制度仍不健全。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赔偿理念上注重的是维持生存(生活),息事宁人,化解纠纷,而忽视对死难者家属生活质量下降的补偿、精神伤害的抚慰,以及对加害人和人的惩戒等。再次,赔偿标准还面临着巨大的城乡差异。在我国农村,一些重大恶性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人员伤亡的低赔偿。广西南丹矿难事故被曝光后,矿主赔付死难者家属仅为4万元,而以往的赔偿金不过几千元。由于死亡赔偿金很低,矿主加强安全生产的成本远远高于可能的人员死亡赔偿,当然不愿意投资于安全生产设施。而工人大多来自贫困地区,几万元甚至几千元对于他们也不是小数目,因此也能接受。重建赔偿制度:政府不应越位,市场不该缺席在我国,灾难发生后,都是由政府做灾难管理工作,包括组织救灾、抢救、处理后事等。这样做的好处是,管理高度统一,便于各部门协调,政府的高度公信力可赢得受灾者及其家属的信任。例如,石家庄靳如超爆炸案发生后,石家庄市政府确立了 以企业(单位)为主、部门帮助、政府统一协调支持、社会各方积极配合 的依法救助原则。这一原则指导下的救助方案是,遇难者救助标准为5万元,受伤者医疗费由政府负担,坍塌户财产损失救助标准为2万元,被炸户住房将无偿给付等。在这次重大刑事案件的法定赔偿主体——犯罪嫌疑人缺失的情况下,政府组织协调的救助在一定程度上抚慰了家属、补偿了损失、维护了权益。政府的协调组织功能不可替代。然而,政府的作用应严格限定在协调和组织上,赔偿或补偿的标准则应在法律法规和国际国内惯例的框架下,交由方和受害方讨论确定。在国外,不论是自然灾害还是人为事故,通过保险公司获得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赔偿是很普遍的。而我国改革开放后恢复保险业仅20来年,观念落后,技术水平和普及率都很低。城市人群中,单位为其职工所投的社会保险投保面广而额度低;农村人口中,基本上没有社会保险,因此,他们一旦遭受灾难,从保险中获得赔偿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树立全民的保险意识、规范保险业的行业行为、推进保险业的发展,对于改善我国的灾难赔偿和补偿是当务之急。灾难赔偿的三个作用之一是对方或加害方进行惩戒。据了解,发生在我国的大多数人为灾难事故都是事故,其共同特点是:效率,忽视安全,忽视生命。当前,我们亟须建立在赔偿额度上足以体现尊重生命的赔偿制度,加快推进立法程序,使受害人及其家属不再 二次被害 ,也使生产真正实现安全。

齿销
贴机器
直流电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