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仗剑万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应对

发布时间:2020-01-16 17:48:45 编辑:笔名

仗剑万里 第一百一十七章 应对

场上的人都看到穆凡身上的青蛇,目睹了青蛇吞龙的景象。

赵建炎被弹出战场,周循上前把他搀扶起来。龙劲被吞,让他元气大伤,只能好好休养一段时间。

刚才的战斗已经展现了赵建炎的实力,再加上他的身份,即使不参加比试也会继续留在内门。

更多人把目光投到赛场中央的穆凡身上,不少人纷纷议论他背后出现的青蛇。

穆凡对这些充耳不闻,他走出战场,对正在咯血的赵建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他的身上流淌着汗水,健硕的身材被剑宗制服衬得更加挺拔。

场中有不少少女被这充满阳刚之气的手势吸引,有的希望能进入内门拜入七长老门下,还有的为红杏出墙的桑儿惋惜。

赵沐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这一次是装的还是真的,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穆凡径直离开演武场,小婉看到了赶快抱着棉团走出观战区。

小婉清楚这些尚不是少爷的全部实力,这些天她和穆凡一起修炼,见到少爷很多从未施展过的招式。

她印象最深的是五天前的那个晚上,少爷全身冒着热气,口鼻呼出阵阵白烟。

少爷的速度非常快,快到飞剑的速度都很难追到他。

这次和赵建炎的战斗,穆凡没有使用全力。奇门遁甲只用了六甲中的一言,阴遁的五行遁术。

穆凡和小婉离开演武场,他一路上好像真的大仇得报一样,既有挫败第三者的快感,又有感情失败难以挽回的伤痛。

小婉抱着棉团,静静的跟在穆凡的身后。

飞剑穿透云层,穆凡知道属于他的戏份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是赵建炎和周循的事了。

一个计划环环相扣,虽然中间出现了蒙正大闹玉溪山的插曲,但并没有偏移原来的方向。

这场计划如今有了双保险,成功自然最好,玄门的人被踢走,留下一个团结一致的剑宗。

失败了也没事,玄门和东泽都在战车上,北华虽然双向开战,但是短期内无法结束战争。

剑宗得到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有志之士怎么可能不抓住呢。

穆凡回到亿华阁,便钻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只要没有他的比试,他就不离开这间屋子。

赵建炎和周循这几天就会采取行动,肯定会有人想办法探听真假。

宋长庚和胡军戈不知道内情,别人就算找上他们也没用。赵建炎要疗伤,有刀疤汉看着,也断掉那些长老客卿判断真假的可能。

周循透露消息后,基本都待在赵建炎身边,这些长老们得到消息却无法验证真假,有的着急,有的则伺机而动。

着急的是怕叶峰惹麻烦,到后来弄得剑宗也像吃了苍蝇一样。

伺机而动的是想把消息传出去,让先贤们事先做好准备,说不定还能一举杀掉叶峰,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三天后,穆凡从蒙正的手里接过战斗通知,他看了看名单上的人,轻笑了一声。

六长老可真不是个东西,他要对阵的是华远飞。

华远飞是二长老的弟子,也是目前公认的新一代的翘楚。据说实力刚开始进入剑宗时,就已达到气海境后期,天资绝顶又刻苦勤奋。

穆凡不敢小瞧华云飞,让他打外门中庭境初期的高手,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虽然外门弟子的境界比他高一等,但是他很确信获胜的一定是自己。

门派分内外是有原因的,有时候勤奋是没办法比过天资的,修行界的鸿沟非常明显,也非常赤裸。

外门不乏有一些得到机缘的弟子,这些人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得进入内门的机会。所以长时间下来,精英都待在内门,外门都是一些没有天分机缘的弟子。

剑宗的这种制度运行了近千年,时间证明这个制度非常合理。

优胜者步入高层,失败者待在低层。

流动才有活力,有活力才有未来。

内门每年只招收五百弟子,这些人中的佼佼者是剑宗未来的中流砥柱,也是修行界的新生高手。

如今穆凡的名气还没有打响,剑宗内的人都知道他是七长老的弟子,但那大部分靠的是师父的名望,真正靠他自己的并不多。

华远飞则很不一般,他是一等一的高手,好像天生就是为了练剑,论其对剑道的痴迷,恐怕和剑痴有的一拼。

穆凡对华远飞的印象不深,当初从测试的小世界出来时,华远飞还是他小组的成员之一。

穆凡笑了笑,没想到今天要从伙伴变成对手了。

洗漱好,吃了小婉做好的早餐,他便提着剑出去了。

小婉要跟过来,穆凡阻止了,理由是他回来时要看到热腾腾的饭菜,而且是很丰盛的那种。

穆凡知道变故随时有可能发生,师父如果不动手,只是试探最好。可是按照大长老冯道所说,师父很可能会真的动手,到时候剑宗会怎样可就真说不准了。

他担心小婉会出意外,待在楼阁里,外面的人不知道行走路线,根本找不到“临照四方”。

这几天穆凡还提醒了长庚和大哥,让他们尽量待在房间里,连后山和山腰的演武场也不要去。

胡军戈和宋长庚见穆凡认真的样子,加上最近总有长老和客卿的弟子套近乎,猜想剑宗恐怕要有大事发生。

二人这段时间也很少出去,以防引火烧身。

穆凡参加比试之前,找到大哥和长庚,见他们今天没有比试,便邀请他们去“临照四方”做客。

名为做客,实际上是为了防止变故真的发生了,小婉会做傻事。

他知道小婉一直心念旧恩,更加放心不下。

事情都安排妥当了,穆凡才御剑奔赴战场。

小婉在厨房里切菜,一边切,一边笑。

笑声中有喜悦也有伤感,少爷还和以前一样,处处护着她。

小时候帮她担打碎珍宝的过错,没少被爷爷责骂。如今长大了,遇到危险少爷首先想到的也是保护她。

她笑是少爷对她的关心爱护,伤感的是少爷冒险她却无能为力。

装作不知情,在厨房里做好饭菜,是她唯一能帮少爷做的事了。

穆家遇难穆凡无能为力,穆凡冒险小婉也只能暗自挂怀。

他们还是幼苗,还不足以和大树抢夺阳光,但幼苗终有长大的一天,长成参天大树的一天。

九龙坡区中医院
庆阳市中医院
成都治疗宫颈炎医院
杭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太原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