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大冶作家集结号21

2018-11-02 13:05:55

大冶作家集结号 21

彭金刚,笔名金子,湖北大冶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出版过诗集《木讷的锁钥》。大冶作家协会会员。

名家点评

好诗往往都是对现实的抗辩。抗辩的力度,来源于思想的境界,如我排出江湖,山脉/秋风卷下叶片,为孤王缝纫新的紫袍,境界有多高,你才能走得有多远;来源于精神的向度,如我在指示一只麻雀飞离我的灵魂,只有自由的灵魂才能飞出有力的弧线;来源于生命的疼痛,如谁愿意往我病胃里喂下前世煮好的粥,痛彻肺腑,诗由心生;来源于对现实的烛照,如晨光整个儿就是一块雨幕,还下得很猛,饥饿的白马啃噬完了的夜色,洞穿现实的黑暗,还灵魂以宝贵的温度和颜色。

金子的诗低沉、闪亮、深刻,有着黑晶石一样的质地和光芒。金子目前是一个无固定职业、无固定住所的打工者,一个诗歌中的夜行人。我喜欢这城市。她是我的故乡。我的地狱。我年迈而脂粉满面的情人,这是今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帕特里克莫迪亚诺的名言,我看也可以作为金子诗歌追求的定位和立场。

大冶市作协副主席吴蒙

自选作品

我在指示一只麻雀飞离我的灵魂

空旷的飞翔,却不似闪电照亮

万物的渊数。我说它空旷

是指它毫无意义的飞翔

只麻雀掠过它自己,低矮的冬天

好象是寒风摧毁了它永生的信心

工地只两年前才叫做稻草人的麦田

忆旧的小鸟,毫无意义的飞翔

掠过我的嘲讽。此刻,我从高处往下降

此刻,我命令小鸟飞离绝境

它空旷的飞,多么危险,我不指示它有天堂

作为建筑工人,我们不准在工地打狗和逮鸟

我的内心,飞翔,也是如此空旷!

我看着一只麻雀飞离了我的灵魂

不是驱赶它,不是,我不情愿看到它象我们一样

路灯在亮着,夜还没散尽

路灯在亮着,夜还没散尽

一路多少只枯黄的路灯,高大

不知道上半夜睡了吗

下半夜到现在睡眼惺忪,用尽力气挺住不眨一下

较远的那盏在公园正门左边数起吧

第二盏离开来仅十五米

第三盏离第二盏也是十五米

第四、第五、当我数到二十盏灯

我要等的车来了

我身后的黑夜远了

那二十盏灯,或许更多,照亮的湖滨大道

是不是更亮了。我还记住二十盏灯的距离

路灯在那段黑夜里坚定的亮着,亮了三百米

也就是说,我走过那么些距离后

我获得的亮,是另外一种亮

我要象路灯道,在亮光里守住黑夜

路灯在亮着,夜还没散尽

是对他们勤勉有加的褒奖

西塞山游记

在风拐个弯的西塞山前,大江也拐了个急弯

我被一路青草熟稔而亲切的喊叫

它们认识一位着了青箬笠绿蓑衣的志和大叔

我上次来访,是雪日,他可能是醉卧某处崖上,没归呢

今日,雨儿绵绵,我又来翻山越岭

不期望崖北上还葆有那场大雪的气势

翻山越岭,我甩开钢厂机器的喧哗

越往山岭攀去,松林中荊棘挡不住我

侧身过一线峡,临崖俯眺长江,两三只小鸟吱吱喳喳

桃花古洞,也着实让我有沥干湿衫的足够时间

雨好大的,志和大叔的钓杆长的可以抵至远一点的田畴

短的大概也足以临崖放下江面

志和大叔真仙人也,去那都不留号

我给唐朝发条彩信去,我今来矣

翻山越岭,来到唐期的崖前

没耐性等志和大叔回来烹煮鳜鱼的美餐

糖果包装机
空调清洗
转运货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