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梦灵曲第二十八章手刃

发布时间:2020-01-21 19:45:37 编辑:笔名

梦灵曲 第二十八章 手刃

清宁整理好心绪,端起面前的茶,轻啜了一口,才微启薄唇道:“郑侯王当真是好本事,布得好一盘大局。”

话落,放下手中的茶杯,又看了看明媚面前的,淡然一笑道:“怎么,本宫这里的茶,不敢喝吗?”

明媚的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抬手,拿起茶杯,手微微的摇晃着杯中的茶水,道:“凤仪宫的茶水,还是不喝为妙。不管是不是有问题,本宫都没有必要陪你玩这一局,不是吗?”

清宁面上不变,依旧保持着淡然自若的样子,又拿起了一旁茶炉上的小茶壶,一边为自己斟茶,一边道:“有些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况且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和二都不曾起到什么作用。”

明媚没有说话,只是极为不屑的冷哼了一下,但始终没有用桌上的那杯茶。

经过这两次的事情,她也算是看明白了。清宁并不是一个惜命的主,所以她心中不管有多想刺激清宁,都不得不先树起十二分的警觉。

“怎么,明小姐是怕了吗?”清宁幽幽的开口刺激道。

听着清宁的话,明媚不但没有被刺激,反而越发肯定了心中所想,那杯茶就是有问题的。

明媚起身,眼中带着一丝傲然道:“这凤仪宫的茶恐怕是不合本宫口味的。宁夫人既然有伤在身,就该安心的在宫里养伤,旁的心思就少动些吧。告辞了......”

“明小姐怕是走不了了。”清宁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站在明媚的身后幽幽的开口道。

明媚刚想回头质问,不想脚下却是一个趔趄,幸而扶了旁边的桌子一下,才重新站稳了脚步。

“你对本宫做了什么?”立稳之后,明媚立刻质问道。

“明小姐难道不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吗?”清宁的目光转向了不远处香案上的一个小香炉道,“说起来,这还是明小姐你送给本宫的一份大礼呢!”

明媚的目光紧随而至,虽然脑袋越来越沉重,但明媚还是快速的开口道:“胡说!本宫何时送过你这样的东西!”

清宁走到香案前,将那正飘着屡屡细白烟的小香炉捧到了明媚身前的桌子上,一边打开香炉,一边道:“是啊,当初明小姐派人送来的明明是让人心浮气躁,胸闷难受,继而产生幻觉的‘凝神香’,怎么就成了这令人腿脚无力,头脑昏沉的‘迷魂香’了呢?”

想当初自己刚刚失了孩子,整夜整夜都难以安睡,明旭便命御医署的一个老御医为自己制了凝神香。当发现两种凝神香的气味完全不同时,清宁立即意识到了这中间的问题。

她甚至命安安私下出了宫,去外面的药房医馆确定那两种凝神香中的药物和药效。

当得知自己之前所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凝神香,而是一种能让人烦躁,致幻,长期使用甚至会导致人精神崩溃的药物时,她才惊觉,原来从自己胎气不稳开始,一切阴谋就已经开始了。

“不对,不对,为什么你会没事?”明媚看着那盏香炉,依旧不敢相信。

清宁微微一笑,拿过刚才放下的茶杯,一口将杯中的水饮尽后,才笑着道:“本宫可一直都想让明小姐品一品这茶呢,只可惜明小姐并不听劝啊!”

明媚闻言,当即就想冲上去拿那杯茶,可清宁又如何能让她如愿。长袖一扫,桌上的茶杯,连同茶壶和茶炉都一并摔在了地上,水渍,茶叶渣,烧红的炭火瞬间洒了一地。

“来人!来人!”明媚此刻哪里还敢纠缠,看着清宁眼中愈加阴沉的目光,和渐渐显露出来的恨意,当即脑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快离开这里,离眼前的这个疯女人远点。

可是明媚叫了许久,都不曾见到有人进来,那一刻她心中的恐惧瞬间加深了。

“现在你是不是很害怕,很想有人来救你?”清宁慢慢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靠近明媚,眼神之中带着一股黑暗的气息,“可惜不会有人来的。你带来的那些人,现在恐怕早已不省人事!”

“你是不是疯了!”感觉到越来越无力的身体,明媚用尽了力气,厉声道,“若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我是不是疯了?哈哈......”清宁疯狂的笑了起来,压抑的满腔怒火瞬间倾泻而出,顾不得腿伤未愈,直接快步上前,狠狠的扇了明媚两个耳光,“从你害死我孩子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疯了!”

“不,不......”明媚这一刻是真的怕了,她丝毫不怀疑清宁会动手杀了她。

尽管她自认聪明,可那也是面对正常人而言的,如今她面对的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明媚深知清宁对自己恨之入骨,求饶显然不会有任何的作用。想明白这一点后,她再也没有迟疑,拼命的想要逃离,即便身体虚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但她依旧拼尽自己的最后一丝力气,即便是用爬的......

清宁手中握着一把精致的匕首,一步一步的朝正在爬向门口的明媚走去,她的脚步就像是魔鬼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出现了一阵喧嚣声。清宁安安静静,木然的坐在正殿的那张金灿灿的椅子上。

大门被猛地推开,明旭疾步走了进来,紧跟在后面进来的是安安。

“公主,是婢子无能,没拦......”安安始终低垂着头,没有看任何一个地方。

清宁挥了挥手,仅是轻吐了三个字:“出去吧。”

明旭进来的那一刹那,看到倒在地上血泊之中,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已然没有了呼吸的明媚时,整个人都僵立在了那里。

清宁抬头看了一眼明旭,目光之中毫无光彩,声音更是让人心颤。

“大王来晚了。”

“清宁......”明旭不知道现在心中是何滋味,看着眼前这个完全让他陌生的女子,压抑着问道,“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我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可夫君是否也清楚自己到底该做什么?”清宁话落的片刻,喉间一股腥甜,一道黑色的血迹顺着嘴角流出。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靠谱吗
辽宁省中医药研究院预约挂号
吉林看牛皮癣啥医院最有效
日照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济宁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